布拉格 > 科幻灵异 > 我有一个不祥之物 > 394女尸
    叶冰云额头上冒出的冷汗一下子又退回汗腺。(om)

    随即一想,汗水又流了下来。

    “声音的问题是解决了,可那绿色的棺材是怎么回事?”

    王雪菲勉强镇定,“既然声音不是从里面发出来的,那就没必要纠结于棺材的颜色了。”

    叶冰云长出口气,“也对,棺材我见多了,没必要害怕。”

    见王雪菲一直盯着自己看,为了维护英雄气概,叶冰云只能硬着头皮,“我先过去看看。”

    王雪菲远远的替他打着手电筒。

    叶冰云拖着刀,蹑手蹑脚的靠近绿棺材。

    越是靠近,声音就越频繁。

    叶冰云怕地板承受不了他和棺材的重量,打算速战速决。

    把刀往回丢给王雪菲,深呼一口气大步朝棺材走去。

    “咚!”

    一声巨响。

    叶冰云脚下一滑,摔得人仰马翻。

    “卧槽,什么东西。”

    他从鞋底里抠出来一看,竟然是苔藓。

    还泛着深绿色的光。

    看看苔藓,又看看绿棺材,叶冰云不禁放声大笑,“妈的巴子,什么狗屁绿棺材,只不过是盖了层苔藓而已。”

    “苔藓?”

    闻言,王雪菲也小跑过来。

    看到他手上的苔藓,也罕见的失态骂了起来,“竟然被这垃圾骗了,真混蛋。”

    看到叶冰云一脸吃惊的看着她,慌忙改口,“这里这么黑暗潮湿,长苔藓也很正常。

    真没想到,沙漠里还有这种地方。”

    叶冰云也懒得揪她的小辫子,起身拍拍屁股,毫不犹豫的走到棺材边上。

    一手抹掉一大片苔藓。

    露出深褐色的棺材板。

    “这才是棺材该有的颜色。”

    “哗啦!”

    由于他的加入,声音越来越频繁,越来越冗长。

    见状,王雪菲大急,“你赶紧过来,这里太危险了,我们还是把棺材挪个地方再开棺吧!”

    叶冰云点头表示赞同,顺手接过王雪菲递上来的大砍刀。

    他们小心翼翼的站在棺材的两端。

    试了好几次,都没能将棺材抬离地面哪怕一公分。

    反而地面碎裂的声音越发洪亮了。

    叶冰云喘着粗气,“不行,根本抬不动。

    这棺材四个彪形大汉都不一定能抬得动,只靠我们两个细胳膊细腿的,不行,不行。”

    叶冰云连连摇手。

    王雪菲也有点灰心,盯着棺材好一会,“既然没办法了,把你的刀借我用下。”

    叶冰云掂了掂手,把刀扔过去,“你要做什么?”

    王雪菲的回答十分简洁明了,“开棺。”

    “就在这?”

    “对,就在这。”

    此时,王雪菲已经迅速把刀插进了棺盖与棺身的缝隙。

    然后用力往下掰,想把棺盖打开。

    叶冰云看着爱刀差不多弯曲成直角了,心里直滴血,“你这样不管用,还是我来。”

    王雪菲停止了动作,抽出刀,“你打算怎么办?”

    叶冰云只是心疼爱刀被折断,才出口阻止的,被王雪菲这么一问,有点没了主意。

    随口胡诌起来,“既然你这方法不灵,那我就简单粗暴点,直接往下劈不就完了。”

    王雪菲想了想,把刀放在棺材盖上走开几步,“也好,你就试试看。”

    叶冰云上去接过刀之后,先是充满柔情的抚摸了一阵。

    吐口口水在手掌心,搓了搓又闻了闻。

    握紧刀柄,对着棺材砍柴一样猛劈下去。

    “哗啦!”

    一声脆响之后,棺材板终于裂开了一道缝隙。

    叶冰云见方法可行,顿时来了劲。

    一连几刀下去,棺材盖终于被彻底劈烂了。

    叶冰云连忙捂住口鼻生怕吸了尸气,可奇怪的是,并没有什么腐尸味溢出来。

    不由低声自语起来,“这么便宜我?”

    叶冰云把刀插回腰间,招呼着王雪菲,“可以了,不过依我看肯定不是我们要找的。

    要是活的,应该早从棺材里蹦出来了。”

    王雪菲走过来将散落在地上的木屑踢到一边,“不但没有尸臭味,竟然还有一股淡淡的香味。”

    叶冰云张大鼻孔使劲嗅了嗅,“是吗?我怎么没闻到。奇怪,这不是你的香水味吗?”

    王雪菲摇摇头,“我不用什么香水。”

    他们双双把目光投向棺材。

    “应该不可能吧,这里面埋着的难道是香妃不成?”

    叶冰云胡诌着,手不自觉的按在了刀柄上。

    王雪菲瞪了他一眼,“这可一点也不好笑。”

    说着竟然还探头过去打算一看究竟。

    叶冰云被她的大胆举动吓着了,“你疯了,万一里面有什么东西突然冒出来怎么办?”

    王雪菲一动不动,“你不是已经说过了,要有东西早就出来了。咦,好漂亮。”

    她由衷的赞叹起来。

    “什么好漂亮?”

    叶冰云疑惑地望着已经花痴了的王雪菲,不经意的往里面瞥了一眼。

    霎时间,就感到浑身的血液凝结了,也跟着感叹起来,“好漂亮。”

    里面躺着的是一位十分美丽动人的女人。

    仿佛正处于安睡中一般,头戴尖顶毡帽,身裹毛线毡毯,脚穿马革皮靴。

    双目紧闭,嘴角微微上翘,露出一丝蒙娜丽莎似的神秘微笑。

    脸庞娇小,鼻子翘挺,长长的眼睫毛历历可数。

    一头浓密略呈卷曲的头发垂散在背后。

    毡帽的尖顶两旁,插着色彩斑斓的翎羽,帽边装饰着红色的彩绒,颈部围着毛茸茸的皮裘。

    在他们呆若木鸡的时候,原本色彩斑斓的衣服迅速氧化,变黑变软,用手一碰,立即灰飞烟灭。

    因为可惜王雪菲又自责起来,“保存这么好的文物竟然被我们这么轻易的毁掉了。”

    叶冰云咽了咽快喷出来的口水,“还是算了吧,你觉得这很容易吗?

    我敢打赌,让那帮子所谓的专家来找这辈子都甭想找到!

    他们只会邀功上镜,拿命博的他们才不干呢!”

    叶冰云还想趁此良机痛骂一下当今的恶风败俗,却被王雪菲急急的打断,“别说了,你看看这尸体。”

    叶冰云把目光重新投射到那具女尸身上。

    那具尸体已经完全没了刚刚的赏心悦目,反而在迅速的枯萎变黑。

    不由一愣,“这怎么回事?我可没听说尸体也能氧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