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拉格 > 其他小说 > 假千金是个基建狂魔 > 第一百九十六章 处理庶务
    可是谁能够想到有朝一日,却被人告知,原来这个乖巧的女儿其实并不是自己的亲女儿。(♀手机版om)是被人给调换了,换做是谁心里都会觉得难以接受的。

    当初夫人的心里有多么的难受,她现在的心里就有多么的难受。

    吴妈觉得自己甚至还比不上夫人,夫人是小姐的娘,难受了还能够跟小姐说。可是自己说到底也只是一个奶娘而已,即便是心头不舒服了。难道还真的能够跟小姐说吗?那自然是什么都不能说的了,只能是硬生生的在自己的心里忍着。

    发现问题的还不是傅燕清,因为她忙着呢,就连沈姨娘她也没有时间去管,而是交给了听雪,让听雪好好的把人给安排好。

    要问傅燕清忙着做什么?当然是先将自己临时兵营里面的兵甲都给放出来了。

    不知不觉的,临时兵营里面竟然已经有了七八百的兵甲了,这些兵甲被她放出来之后,就打乱安排进了兵营里面。

    同时,她又交给了军事人才顾武带人去为自己寻找能够作为坐骑的牲畜。其实傅燕清觉得狮子就挺好的,看看辛巴!

    但傅燕清却知道狮子是很难驯服的,当初辛巴能够跟着自己那也是它自己主动跟着来的。跟自己强行让它跟随自己,到底还是有一定的却区别的。

    然后就是这段时间的庶务了,虽然有这方面的人才帮自己管着。可是该看的地方她还是要过目的,不能做到百分百的了解,可也不能是什么都不知道吧!

    在查看庶务的时候,倒是发生了一件让傅燕清很是高兴的事情。

    那就是因为燕城的人口如今是越来越多了,而来的技术性的人才也更多了。除了商贸更加繁华了之外,更重要的就是粮食丰收了。

    这对于傅燕清来说的确是一个好消息了,丰收了也就意味着燕城的粮食越来越多了。这是任何一个上位者都愿意听见的好消息了。

    然后傅燕清就想到了自己从君城买回来的粮食,现在那粮食都还放在自己的仓库里面呢。原本傅燕清是打算回来之后就将那粮食给拿出来的,现在看来似乎是没有这个必要了。

    所以傅燕清打算还是暂时性的先将这些粮食留在自己的手上,等到真需要的时候自己再将这粮食拿出来好了。

    按说傅燕清的这个打算其实还是很不错的,但却还是有麻烦的。

    那就是兽潮马上又要来了。

    傅燕清算了算,距离上一次的兽潮过去才刚刚两个月而已。结果这兽潮竟然马上又要来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但不管是怎么回事,既然兽潮马上就要来了,那么燕城上面就必须要提前做好准备才行。

    好在距离兽潮的时间还有半个月,足够傅燕清能够好好的做准备了。

    为了应对即将要到来的兽潮,傅燕清将所有的管理人员叫到了一起,打算给大家开个会。当然,会议的中心旨意就是如何应对兽潮了。

    应对兽潮大家也都有了经验了,所以当傅燕清问起来的时候,个个都是侃侃而谈。甚至说的还都是有用的意见。

    当然,这些人之所以敢主动的开口提意见,也是因为他们知道傅燕清喜欢的就是能够帮到自己的人。如果要是半天都不能开口说一句话这样的话,多半都是不得傅燕清喜欢的。

    于是在一两次之后,他们自然也就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才是最对的了。

    “你们说的都挺好的,这样听雪你们三个带着大家去总结一下,然后列出关键的几点,然后就去准备去吧!”傅燕清道。

    既然都是做惯了时候,现在又有了傅燕清的这话。那他们就只需要按照他们自己提出来的去做就好了。

    而傅燕清则准备在最快的时间内去一趟盐城,将盐给带回来。

    这一趟出门的时候傅燕清干脆就带了两百个兵甲,当然这两百个兵甲都被傅燕清存在了临时兵营里面。打算等快要靠近盐城的时候再把人给放出来就是了。

    也不能怪傅燕清会这么做,主要是兽潮马上又来来了。只怕又要不安分了,所以她之所以会这么做其实也都是为了此行能够更加的顺利。

    但去的时候让人跟着自己跑,显然是不太现实的。因为傅燕清是打算骑着辛巴走的,用最快的速度达到盐城。

    要是带着他们一起上路的话,只会拖累自己的进程。

    如果要问都这样了为什么还要带着这些兵甲的话,那就更加的简单了。带着人去了才好给自己帮忙啊!

    想当初她可是只在盐城留下了两百的兵甲,虽然也建了城,可是到底还是人手太少了。而且这一次,这两百的兵甲,傅燕清是打算连带着之前留在燕城的兵甲一起都给带走的。

    等到兽潮过去之后,她再送五百兵甲去盐城做事。

    傅燕清只是粗略的交代了一下自己要去盐城,然后就启程出发了。

    已经有七八日都没有能够好好跟傅燕清说说话的沈姨娘急了,表示自己也想跟着一起去。谁让傅燕清是她闺女呢,所以她想跟着一起去,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然后就被拒绝了。

    听雪温和的劝说道:“沈夫人,小姐是去办正经事情的。就连我们也不能跟着去伺候,若是带着夫人您,只怕会拖累小姐的。”

    语气是很温和,但是说话的内容还真的就是一点都温和不起来了。没办法,谁让听雪她们这些丫鬟最在意的就是傅燕清了呢?

    至于其他人还真的是不被她们放在自己的心上,也就是沈姨娘因为是傅燕清的亲娘才能够得到听雪她们几个勉强的好脸色,否则的话那就是连好脸色都不会给她们的。

    沈姨娘点点头:“是这个道理,之前都是我没有想清楚。想着,这好不容易跟燕清见面了,恨不得母女俩天天都能够在一处,现在你这么一提醒我,我也就想到了自己这么做的确是不太合适。”

    人家沈姨娘都已经这么说了,自己还能够说什么呢?那当然是什么都不好说了,不仅如此,还要顺着沈姨娘往下说。

    “沈夫人说的是,小姐肯定会知道沈夫人你对她的这份心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