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拉格 > 科幻灵异 > 被害者自救手册 > 第238章 是什么让我们互相吸引
    (章节发布的时候出了点问题,237在本章之后)

    “不过,为什么有你在的地方总是会发生案件呢?”三澄走到案发现场的寒川房间,这间不大的房间已经被前来调查的鉴识科警察挤满,几乎没有能够让凌平进去的空间。(om手机版)

    “大概是因为替身使者总会互相吸引吧……”凌平吐槽道。

    “什么?什么替身?”三澄没有听清,扭头好奇地询问道。

    “不,没什么,只是说我们做法医这个职业的似乎都对案件有着莫名其妙的吸引力……”凌平随口转移话题道。

    “诶,是这样吗……”三澄不置可否地说道。

    其实三澄这次过来出外勤,真正针对遗体进行鉴定,给出执业法医师的鉴定结果还是其次,主要是来看一看这个经常请假一请假还就会弄出事件的家伙。毕竟寒川龙的死因应该就是简单的枪伤,再细致一些的鉴定结果,比如死者生前是否中了毒、是否有先天疾病、是否有旧伤之类的就只能将遗体运到研究所进行解剖才知道了。

    ……

    “因为枪伤在霓虹算是比较少见的创伤,我也没有鉴定过太多,所以只能给出比较初步的结论。”结束了体表尸检,三澄对目暮警部汇报着自己的结果。

    “首先是死因应该就是由于枪弹射击头部导致颅脑机械性损伤而死。枪弹射入的位置是死者的右眼。虽然因为这个原因眼球整个被破坏,无法检验枪械射击所产生的射入口,但从看不到火药烟晕这一点来推测,射击的时候手枪应该不是紧贴着面部,而是隔着至少五十厘米左右。”

    火药烟晕是燃烧不完全的火药颗粒和随弹头飞射的金属粉末嵌在皮肤和创道口组织中所形成的一种特殊现象。射击距离越近,烟晕的范围越小,颜色也越浓。但是在超过五十厘米以上的距离射击就不会产生这种痕迹。

    “因为射入口是没有头骨保护的眼部,所以射入时并没有导致前方头骨的碎裂,后方颅骨则是呈漏斗状断面,外板缺损大,内板缺损小。子弹直接破坏了眼球和脑组织,并从后脑射出,具体的枪械口径和射击角度等等信息还需要对射创管做进一步的检测。”

    “死亡时间大致是六小时以上到十二小时之间,因为昨晚六点半钟的时候还有对于死者的目击记录,所以死亡时间可以断定是昨天晚上六点半到九点之间。”

    “其他内容的话,目前没有发现有约束伤或者搏斗伤,现场……现场乱成这样也看不出有没有搏斗的痕迹。但我想应该不会有人和持枪的犯人搏斗的……”三澄看了一眼旁边的凌平,“毕竟死者的身材看起来很一般,也不像练过格斗技的样子。我想他应该是被出其不意地攻击或者直接用枪逼迫着做什么事最后被灭口的吧。”

    为什么这都能cue到我……凌平翻了个白眼,无视目暮警部投来的奇怪的眼神。

    “这样啊,辛苦了。”目暮警部点头道,“鉴识科的同事们并没有在现场找到类似弹头的东西,怀疑是被枪手射击之后又带走了。毕竟他能有把这里翻得一团乱的时间,自然也会有时间把弹头回收……”

    “警部,我们根据其他人提供的线索对死者的物品进行了调查,发现基本上所有的东西都还在。但录影机里的带子和一枚据说价值不菲的戒指都不见了。”

    “这么说,这有可能是一起盗窃杀人案了……”目暮警部托着下巴思考道,“时间是昨天晚上六点半到九点之间,那时候这艘船还行驶在大海上。也就是说是这艘船上的某个人做的吗?”

    “警部。我们在调查这艘船本身的时候,发现船上的一艘救生艇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不见了,而且在附近的海域并没有见到。”鉴识科警官补充道。

    “什么?还有这种事。那看起来也不能排除有人潜伏到这艘船上杀人后再逃跑的可能了……总之,先对这次的乘客中有嫌疑的人进行询问,顺便搜查他们的房间吧。”目暮警部最终做了部署。

    ……

    “在所有人的物品里都没有搜查到手枪或者录像带和戒指一类的东西吗?”听到负责调查的警察汇报的结论,目暮警部明显有些头疼。

    “是的,无论是他们随身的行李还是房间里,都没有找到类似的东西。而且因为这些人里面有不少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所以搜身也很不方便……”汇报的警官也很尴尬,“不过我们发现有一个人带了非常多很可疑的东西,比如胶带绳索刀片之类的……”

    “那还不赶紧把他带过来调查!等等,这些东西……”

    “那个人就是我。”凌平面无表情地走过来,身后跟着正在偷笑的三澄,“目暮警部你应该也很熟悉我了吧,这些道具只是为了以防万一。”

    “啊这……虽然我是能理解你啦,但请你以后还是少做一点这种很可疑的事情好吗?”目暮警部有些无奈地说道。

    “我尽量……”凌平耸了耸肩,“不过这样一来,也就没法确定到底谁才是枪手了吧?”

    “是啊,目前只能当做他已经乘坐救生艇逃走了,让海警配合搜索……”

    ……

    由于对案件的调查花费了不少时间,等警方表示众人可以离开时已经到了下午一点。而从这里到横须贺的城堡至少需要开三小时的车,因此众人决定将计划向后推迟一天,等到明天的星期六再进行城堡探索。

    同时,为了防止那个枪手也跟踪到城堡里继续作案,白鸟警官自告奋勇地提出要和香阪夏美等人一起去横须贺的城堡,顺便也监视一下这些可能是嫌疑人的家伙,目暮警部也准许了。

    “白鸟警官,稍等一下。”凌平叫住了正准备离开的白鸟警官,眯着眼睛看向他的脸。

    “怎,怎么了吗?”白鸟警官问道。

    “一点小事……”凌平凑近白鸟警官,左右看了看没有人注意他们两个,便低头在白鸟警部的耳边轻轻说道。

    “真正的白鸟警官是对目暮警部称呼系长的,扮演之前还是要好好了解一下才行。”

    “诶?你……”“白鸟警官”浑身猛地绷紧了一下,随即又放松了下来,有些无奈地看着凌平,“你这家伙是魔鬼吗?每次都一下子认出我来……”

    “或许这就是优秀的人总会互相吸引……不说那么多了,差不多把你知道的事情跟我说一说吧。”凌平伸手揽住假白鸟警官,真怪盗基德的肩膀,趁众人不注意溜到一边,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你这人真是……好吧好吧,你想知道什么?我知道的内容都会告诉你的。”怪盗基德摇了摇头,对这个脸上仿佛就写着“爷要作弊”几个字而且还认为这是理所应当的家伙毫无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