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拉格 > 都市小说 > 其实我真的超有钱 > 第76章 第七十六章
    只是这文章的风格有些熟悉…

    周考突然抬眸, 他想起来了!

    这分明是…

    是闻乐的风格。(om手机版)

    刹那间,无数的片段涌入周考的心间。

    茶叶,山区, 南方西部地区, 据说是在搞事业, 忙得不见人影的闻乐….当把这些事情串联起来, 一切似乎就有了答案。

    这文章原来竟是闻乐写的吗?

    一个星期之后, 闻乐终于从外面回来,周考开着车去机场接人。

    闻乐一开始没有认出周考的车, 直到周考走来带她上车, 闻乐才发现周考竟然不知什么时候换了个车牌。

    周考摸了摸闻乐的头发, 又看了看闻乐的脸颊, “黑了。”

    闻乐拿出手机照了照, 郁闷地说:“很明显吗?我觉得也没有多明显吧。他们还是说我挺白的。”

    周考帮闻乐打开副驾驶的门,让闻乐坐上去跟着转到驾驶座上车, 周考关上车门说:“这不一样。外人哪里回观察得想我这么仔细。”

    闻乐闷闷道:“其实也没有多黑吧。”

    说来她其实还是在意这件事的,没有女生能够不爱美。

    周考侧过身直勾勾地看着闻乐。

    闻乐察觉到周考的灼热的视线, 放下手中的手机,抬头就撞进周考那双带着浓烈情意地双眼中。

    闻乐一怔手无意识的停在半空中, 感觉自己的心也仿佛被烫了一下,热热的, 像是火苗, 一下子就点燃了全身的血液, 教她也有些情动。

    周考凑过来钳着闻乐的下巴低头吻了上去。

    闻乐轻喘一声, 伸手主动攀上了周考的肩, 热情的回应着, 思念在两人的唇齿间传递。

    机场不便多停, 两人很快结束亲吻。

    周考发动车子。

    两人都没敢多看对方一眼生怕一个不慎又缠到一起去。

    车子驶离机场,两人这才平复了下来。

    闻乐回神后依旧很在意刚刚的问题,“真的很黑吗?”

    周考闻言笑了,“看来你真是对自己的肤色没有认知。就你这个肤色再黑能黑到哪儿去?”

    的确,虽然闻乐的皮肤看上去是黑了一点,但那也只是与从前的自己相比,而事实上冷白皮儿的闻乐依旧白的发光。

    “你的车怎么换车牌了,刚才差点没认出来。”

    周考说:“我爸他觉得我开那个牌不合适,就换了。”

    “你们家的作风还真是低调。”

    周考道:“彼此彼此。”

    周考突然转头道:“去我家吧。”

    闻乐:“?”

    “干嘛去你家?”

    周考说:“约会。”

    闻乐笑,“在你家约会?”

    周考说:“你来我家,我亲自给你下厨。”

    闻乐挑眉看着周考,“你还会做饭?”

    周考笑,“今天就让你知道你男朋友无所不能。”

    “来吧。”

    闻乐拒绝,“我不要,太可怕了,每次去你家都被你妈撞上。”

    周考闻言竟然笑了好一会儿,这时候车子正好停下等着红灯过去,周考转头看向闻乐悄悄说:“我大门把密码换掉了。”

    闻乐眨眨眼,先是笑了下,随后想起什么问道:“你妈该不会还有钥匙什么的吧?”

    看来闻乐是真的害怕了。

    周考笑着捏了一下闻乐的脸颊,“没有的,放心吧。”

    闻乐还是不肯放心,可看她问这么多周考知道她已经动心了。

    闻乐说:“那你爸呢?哥哥姐姐弟弟妹妹什么的?”

    周考无奈地说:“今天势必要让你去我家一趟了,不然你这心理阴影,永远无法克服。”

    闻乐怀疑地看着周考依旧不肯相信。

    周考跟闻乐保证,“真的没有。”

    闻乐这才半信半疑地点了点头。

    车子一路开到周考家的小区。

    周考带着闻乐进门,又当着闻乐的面,把密码锁的密码换了一个。

    闻乐看得直笑,觉得他们像是在干什么坏事。

    换完密码周考从背后抱着闻乐,推着闻乐往前走。

    闻乐是10点下的飞机,这会儿已经是11点。

    周考去厨房看一下,“想吃什么菜?”

    闻乐笑着抱臂倚在一旁看着周考,“你做的我都喜欢吃。”

    周考笑着上前亲了闻乐一口,“我女朋友嘴什么时候这么甜了。”

    闻乐推开周考,“你快去做饭,我饿了。”

    周考道:“好。”

    闻乐从外地回来总感觉身上带了一身土,“我要去洗个澡,客房有浴室吗?”

    周考从厨房走出来,“你去主卧吧,客房里什么都没有。”

    闻乐倒也不害羞,“行。”

    周考带闻乐去了主卧给闻乐找了毛巾,交代了一番就去了厨房。

    闻乐行李箱里有换洗的衣服,她行李箱别的不多就衣服多。只是大部分衣服都穿过了。这些衣服有的洗了,有的没洗,而具体哪些洗过哪些没洗过闻乐也忘了。

    没穿过的干净的衣服只有一件,那是闻乐为了拍照带的一条白色的波西米亚吊带长裙,但去了才发现这裙子根本就没法穿。

    于是拿起这条裙子去了浴室洗澡。

    闻乐穿着吊带群,披散着湿漉漉的头发从浴室出来去厨房看周考做饭。

    周考回头见闻乐,呛咳一声,“你在外面就穿着这个?”

    闻乐笑着乜了周考一眼,“怎么吃醋了?”

    “你说呢?”

    闻乐笑道:“没穿过。给你看过照片啊,我在那只穿白t黑裤。”

    周考闻言这才放了心,“女孩子在外面要注意安全。”

    闻乐嗤笑,“我看是你没有安全感吧。”

    周考无奈的点头,“是啊,那就拜托女朋友就给我点安全感吧。”

    说起这个周考就觉得堵心,当初闻乐穿着超短裤和他打架的视频被发在论坛上后,友因为眼馋闻乐的一双逆天大长腿,把视频中的闻乐截成静态图挂在论坛里,每隔一段时间就有人前去舔屏,弄的周考很是闹心。

    闻乐笑着上前亲了亲周考,从身后抱着周考的腰,“做的什么饭呀?”

    这转移话题的技术不咋地。

    周考说:“家常便饭。还没好,你先去坐一会儿。”

    周考没做太复杂,主要是时间不早了,就调了个卤子,下了份面,做了份糖醋小排,又炒了份清淡的菜。

    都不是多复杂的菜色,却堪称色香味俱全。

    闻乐看着周考的眼睛几乎有星星,一闪一闪的,‘我男朋友太帅了吧’,几个字简直就写在了闻乐眼里。

    闻乐崇拜的目光让周考有些小得意,“尝尝看味道怎么样。”

    闻乐小心翼翼的夹起一筷子,尝了尝味道,随即眼睛一亮。

    竟然意外的好吃。

    闻乐毫不吝啬自己的夸奖与赞美,“天哪,周考你也太厉害了。”

    “我男朋友简直十项全能。”

    “你什么时候学的做饭?竟然做得这么好吃啊。这是什么神仙男朋友......”

    闻乐毫不吝啬的一通彩虹屁下来,夸得周考都有些不好意思。

    周考轻咳了一声,“高三暑假学的。”

    说实话,闻乐是真的惊喜,她曾经尝试过,确认自己在厨艺这方面是真的一点天赋都没有。

    周考说:“接你之前让阿姨帮我把小排给腌制好了。不然的话,你怎么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吃到这菜呢?”

    闻乐看着周考笑道:“原来你这是早有预谋,其实你早就盘算着把我带到这里来了是不是?”

    周考直接承认了,“是你说要过来跟我约会的,难不成想反悔呀?”

    “可我也没说是今天呀。”

    “可你也没说不是今天。”

    两人伴着嘴,吃完这顿饭闻乐主动提出去洗碗。

    周考却把闻乐推向了卧室,“知道你刚回来有些累,去睡一觉吧。”

    闻乐啧啧两声,眼中闪着狡黠的光,继续吹捧,“看看这是什么二十四孝的好男朋友。”

    周考捏了闻乐鼻尖一下,“少拍我马屁。待会儿有事要你交待,先去床上等我。”

    闻乐去了周考卧室。他们两个在一起这么久了,闻乐也不是第一次上周考的床。想当初他们在一起没多久,闻乐就因为周考生病来家里照顾他,两人躺在床上亲的时候,周考的妈妈回来了。当时闻乐还吓得躲进了衣柜里。

    想到当初的事,闻乐依旧有些脸热。

    闻乐上了周考床,陷入周考柔软的被窝,身上波西米亚长裙的布料柔软像是丝绸,奔波了几日的闻乐闻着周考身上一样的味道和淡淡的香水味昏昏欲睡。

    可是闻乐想到周考说要她交代什么事便有些睡不着,直挺挺地看着天花板发呆,没想到什么,过了会儿又拿出手机来玩儿。

    周考收拾完来到主卧,就见闻乐躺在他床上玩手机。

    周考挑了下眉上前两步趴到床上隔着被子把闻乐困在他与床铺之间。闻乐放下手机,推开他的脸,“干什么?”

    周考冲闻乐耳边吹了口气,“既然不想睡,那我们来干点别的。”

    闻乐把手从被周考压着的被子里抽出来,缓慢而优雅地搭上了周考的脖颈,雪白优美的手臂优雅得像是天鹅,纤细修长的手指缓缓地划过周考的侧脸,端的是一派风情万种,魅惑无边。

    原本周考只是开玩笑,可被闻乐这么撩拨了一下眼神当真暗了暗,就要低头亲吻闻乐。

    闻乐却笑着躲开,一用力推倒周考,翻身而上,手臂撑在周考胸膛上,居高临下地看着周考,“你想干什么?”

    周考声音一哑,“你说我想干什么?”

    闻乐的手指缓缓地从周考的侧脸滑到周考的喉结上,笑得风情又蛊惑,可说出口的话却冷淡无情,“我可不陪你干,我累了。”

    周考郁闷地瞪了她一眼,这一眼却见到了闻乐因为趴伏而从低领吊带裙中露出的大半雪白。

    周考只一阵气血上涌,轻咳一声,声音更加沙哑了,“既然你不想做什么就不要惹火。”

    闻乐低头就见到了自己半裸□□,脸先是一红,连忙从周考身上爬起来。可裙子被自己压到慌忙间一扯之下用力不稳,闻乐狠狠地扑在了周考身上。

    周考闷哼一声,就感觉到了那被压扁在自己身上的柔软,整个人都要疯了。

    闻乐察觉到戳在自己腰间的那物,脸色爆红,怂成了一只鹌鹑。

    周考扶着闻乐坐起身,掐着闻乐的腰,声音沙哑,“这会儿倒是怂了。我看你还敢乱撩。”

    闻乐没说话,心里却道还敢。

    周考从床上起身,对闻乐说:“你先睡吧,我去洗个澡。”

    说完就去了浴室。

    刚才闻乐还困,可是这会儿就不困了,在床上辗转反侧就是睡不着。

    过了没多久,周考从浴室出来,头发半干,身上穿着一件黑色浴袍,性感得要命。

    闻乐眼馋地打量着周考的脖颈和浴袍间露出的一片胸膛,一边唾弃自己一边悄咪咪偷看。

    周考从浴室出来,见闻乐还没睡,上前坐到闻乐床边,声音低沉温柔,“认床?”

    闻乐耳朵一酥,缩了下脖子,摇头,“不是,睡不着。”

    “在想你刚才说让我交代什么?”

    周考见闻乐不困,就从旁边拿过手机,翻开笔尖app找到那篇爆火的文章,递到闻乐面前,“这是你写的吗?”

    闻乐看了这篇文章一眼,诧异的问他,“你为什么就会觉得是我写的?”

    周考说:“因为感觉。”

    “所以是不是你?”

    闻乐笑了,“被你猜到了。”

    “其实这是个意外。我本来以为要下一篇文章才能有点火苗,却没想到这篇文章先火了。”

    听她承认周考虽然早就猜到,但还是有些诧异。

    闻乐见他诧异的表情,不由问道:“怎么?”

    周考摇摇头,“只是没想到你的文笔现在已经这么好了。”

    闻乐闻言有些得意,“那当然,这么多年我可从来没停止过写作。”

    闻乐得意了一会儿,还是老实交代了,“其实这篇文章是我请爷爷帮我看过。然后照着爷爷的意见修改了,最后又让爷爷看过才发表出来的。要让我自己一个人的话也写不到这种程度。”

    周考心中不由失笑,心道外界都在猜测这文章该是哪个大作家写的散文,得知竟然是一位带货博主的安利文案时还十分震惊。

    而这些人做梦都想不到这篇文章虽然不是大作家写的,却实打实是大作家审的。

    周考问她,“你怎么想到做这个的?所以说你整个寒假都在忙这事?”

    说到这个闻乐就来了兴致。

    她转过身面对周考,眼中神采奕奕,“其实这也是一个巧合。”

    “你还记不记得当时期末考试的时候,你脸上起了痘痘我给你送了一些美容排毒的茶?”

    周考点点头,“记得。”

    “那茶叶是我们家传下来的老方子了。据说是清朝某位老太医给开的方子,效果极好。当时我给你送了那茶之后,一时兴起就在我的账号上分享了这个茶方。”

    闻乐账号因为乐音兰草系列生产线上过热搜,已经积累了不少的粉丝,粉丝都以为闻乐是老牌豪门的出身,闻乐在账号上分享了茶方后,反响很不错。

    评论区下面经常有人问闻乐说在哪里能买到这种茶。闻乐看到了这评论,但这种茶是家里配的,闻乐也没有地方去买,因此也没回复。

    可是没想到就在闻乐发布了这美容茶的方子之后的第二天,闻乐听于叔叔说起临村今年茶叶的收成虽然好,但是却因为中间商出了问题而卖不出去,积压了许多茶叶,今年日子可能有些困难。

    闻乐知道那种茶。

    因为生长环境特殊,品质相当不错,但因为没有名气被中间商压价压的厉害,并没有多大的赚头。因此,哪怕隔壁村全村种茶,也便没有将生活质量提高多少,虽然不至于是贫困村,但收入实在不高。

    闻乐听了之后脑中灵光一现,想到上有人问她在哪里能够买到她分享的美容茶。

    于是闻乐就托于叔找到邻村村长的儿子。这人是村里为数不多上过大学又回乡工作的年轻人,说起上的事情也不会陌生。

    闻乐就跟他说茶不好卖的话,就换个方式去买,而闻乐发布在上那个还挺有热度的方子便是现成的方式。

    闻乐的这美容茶方子还是以茶为主要成分,剩下加了一些美容排毒的中药,这些中药在这边卖的很便宜,按比例混合好一起买价格又能翻几杯。

    那人虽然有些怀疑,但还是信了闻乐的话决定试一试,就在某宝上开了一个店,闻乐教着他把搜索的关键词设置成笔尖红美容茶。

    而果真有不少人通过这关键词搜索来购买,销量相当不错。

    闻乐见销量还不错,觉得这方法可行,就用大号上找了一位粉丝量相当多的医生,花了钱请医生帮忙推广一下。

    这医生口碑好但同样的他审核很严格。

    但闻乐自信这美容茶方一定能过得了这医生的审核,毕竟能让闻家传承这么久的方子不知道经过多少厉害的医生看过,又怎么过不了这红医生的审核。

    果然那医生拿到这方子之后,竟然主动来找了闻乐,说愿意帮闻乐做推广。

    这方子经过医生推广之后,竟然大火。购买这美容茶的人迅速飙升。而在最早设置关键词笔尖红美容茶的村长儿子开的小店已经凭着销量和口碑出现在了某宝销售前排。

    于是订单量暴涨。

    不过一周的时间就基本已经清空了原本积压的库存。

    隔壁村今年的经济问题就这样被闻乐一张美容茶的方子给解决了。

    闻乐还记得她出现在隔壁村时,那些村民看着她的眼神和热情的态度,那让闻乐深受触动。

    闻乐还记得一个脸色黝黑手掌粗糙的阿姨牵着他的儿子,让他儿子给闻乐道谢时的样子。

    那位阿姨眼里含着泪,心酸又欣喜。

    她儿子成绩不错,老师说六月中考考上城里的重点高中不是问题。但上重点高中需要一笔学费,这笔学费对这样的家庭来说无异于一笔巨款。可偏偏是今年家里茶叶卖的不好,儿子还没考试他们家里就愁起了儿子的学费。

    他们想跟村里人借,但是一个村子的情况都一样。本来以为儿子就要凑不齐学费了。没想到闻乐想出了这个方法,帮他们解决了整个村的难题,并且增加了他们整个村村民的收入,他们凑够了给儿子上学的学费,还给儿子买了一双新球鞋。

    闻乐当时看着大姐带着泪的笑容,心中一动。

    闻乐突然想,她最初想要搞事业,只是存了心想和周考笔试较量一番。但现在她想她或许找到了更值得她走的路。

    于是闻乐重开了一个账号,写下了那样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