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拉格 > 其他小说 > 我的金手指很好吃[快穿] > 第98章 观音呢
    98

    “巫大哥又不是道士……唉?你不是王员外家的刘管家吗?我是许仙啊, 许汉文。(om)”

    许仙认出熟人了,十分热情的抓着刘管家的手在摇。

    “汉文?哦!!你是李捕头家的小舅子,啊呀, 都长这么大了。”

    许仙不好意思的挠头。

    “当年你小小一只, 还吵着要跟着我家老爷学医,如今倒是入了武道了,不错不错, 看着精神。”

    “学医救人,学武救国, 这些年汉文也一直没有放弃医道, 《神农本草经》《黄帝内经》《伤寒杂病论》我一直有研读。就想着入军之后也能救助一下同僚, 待我解甲归田之后,我就开个药堂,当个大夫治病救人。”

    “好好好。”老管家看着许仙是越看越喜欢,可惜了老爷家没有适龄的小姐。

    这是多好的一个孩子啊。

    巫鼎在旁边点头。

    许仙就是有这样的魅力, 他只要站在那里, 男女老幼就会对他心生好感。

    更别说许仙本人长得好看, 心地善良,人品高贵,天赋又高。

    这样一个青年, 家里人口简单,身世清白,人又上进。

    简直是抢破头的金龟婿。

    “对了刘管家,王员外家是出了什么事情吗?”

    “这……”刘管家看向巫鼎。

    “你别看着我大哥啊, 巫大哥只是向道修行, 并没有降妖伏魔的本事, 您还是找真正有道帖佛录大师来除妖比较好。就算是找游方在外的除妖师, 那也得找个知名的。”

    巫鼎记下了“道帖佛录”这两个词汇。

    “说的也是……唉,老夫鲁莽了。可这事,这事……”

    “刘管家不妨说说看啊,说不定我能帮忙呢。”

    “罢了,汉文你也不是外人。”

    巫鼎:…………

    长长的省略号代表着他内心的吐槽。

    而看“直播”的众兽们也纷纷表达起了“人类好复杂”的疑惑。

    饕餮:“刚刚他不是说好久不见吗?他都不认识他呢,怎么就不是外人了。”

    凤凰:“也许站的近了就不是外人了。”

    麒麟:“好像不是这样……白泽,你怎么说。”

    白泽:为什么问我?

    神兽们不能理解人类说话的客套,也不能理解许仙这样的好人对于有心倾诉糟心事的人来说是一根多么重要的救命稻草。

    王员外有个弟弟,兄弟俩感情很好,父母去世后也就没有分家,还在一起住着。

    家里就称二老爷。

    这位二老爷颇有经商的之才。

    王员外药铺的药材都是弟弟进货包办的。

    兄弟俩感情好,不争家财,双方的夫人亲如姐妹,孩子都养在一起。

    这件事在当地还是一桩美谈呢。

    “然后呢?出了什么事情了?”

    那位二老爷这一次回来,带回来一个侍妾。

    “这侍妾是妖?”

    “不知道。”刘管家十分尴尬。“这不就是不知道才找人去看看嘛。”

    那个女人来了之后,家里出了点怪事。

    这多多少少都怀疑上了。

    但是却没有实证。

    若是找官方背景的高人来除妖,若真是妖,也就罢了。

    若不是……

    “这不是,商人不准纳妾嘛。”

    你有钱,养得起,偷偷的……咳咳咳,民不举官不究的。

    可终归是个把柄。

    “二老爷最近对那位美娇娘,也颇为迷恋。”

    打老鼠怕伤了玉瓶。

    越是珍惜彼此的情谊,越是怕这种事情伤了情谊。

    所以才想找个不在官方帖录上的,有眼光的,先去看一看。

    最好不要把事情闹大。

    刘管家对于这种高难度任务也是头疼到爆炸。

    他去哪儿找不是骗子的高人啊。

    尤其是钱塘这种“一线城市”,敢来这里混口饭吃的,基本都是官方认证的高手。他去哪儿找沧海遗珠啊。

    拼命跑了好几天,这才昏头昏脑的看着一个穿着“道袍”,气势不凡的就伸手拉人。

    这再定睛一看,压根不是道袍嘛。

    以巫鼎的容貌和气质,风度翩翩的往这里一站,就算是穿着正宗的道袍法衣,也会被认为是世家公子一心向道穿着玩的。

    实在是……不像是出家人。

    在他端起气势之前,更不像高人。

    【这个世界可真有意思,自古以来,有本事的捉妖驱鬼的大师口碑好不好都看民间的流传广不广,这里竟然还有官方认证!】

    许仙还在劝刘管家不要浪费时间,直接找官方。

    “错过了时间,若是妖怪害人,那可就不妙了,啊呀!说不定不是妖怪,万一是鬼魂呢!再过几天就是清明了。”

    刘管家顿时脸白了。

    “她晒过太阳……”说到一半就不说。

    虽然他没见过多少鬼,但是根据各种志怪,白日见鬼的可能性也是很多的。

    “我这就回家劝老爷!”

    才转身就被拉住了。

    这回是巫鼎拉住了他。

    “我会。”

    许仙 刘管家:???

    “我会,降妖还是驱鬼我都会。”巫鼎露出一个灿烂的自信的笑容。

    他就是传说中没有登记在册的高人。

    刘管家恍恍惚惚的带着人回家,许仙不放心巫鼎。

    托熟人给家里捎句话后也跟着一起去了王家。

    有许仙在,似乎陌生人上门遭遇戒备这个过场完全不存在。

    只要看着许仙这张脸,就觉得心情舒畅,可以信任。

    对于许仙认的大哥,自然也是相当信任的。

    王员外开始对巫鼎讲述各种他家的最近发生的怪事。

    综合下来,也就是半夜人影,缺少的鸡鸭,不明的血迹等等。

    无论是闹鬼还是遇妖,这些都是常规操作。

    巫鼎先去出现奇异现象的地方转悠了一圈发现……挺干净的。

    各种意义上的干净。

    王员外有些尴尬。

    家里出了这种事情,总是晦气。

    所以他们打扫了一下,不仅仅是清洁痕迹。

    并且用了求缘堂的符纸水和香炉灰,进行简单的去“晦气”仪式。

    【求缘堂?应该是官方认可的周边售卖店。卖一些万金油的符纸,香灰,净水,开过光的护身符之类。】

    “还是去看看正主吧,今日我弟弟不在。”

    王员外絮絮叨叨的讲述了这个女人是何其的不对劲。

    弟弟如何像是疯魔了一般的迷恋他。

    至发妻不顾,孩子不管,这简直是……

    “恕我直言,仅凭这点,并不能说明那位娇娘是妖。”

    宠妾灭妻而已,这太常见了。

    他只是犯了男人都会犯的错误。

    他辛苦了大半辈子,还不能让自己舒坦一下吗?

    发妻能锦衣玉食,还不是他辛苦在外打拼来的。

    他多玩个女人怎么了,周围哪个大老板身边没五六个侍妾伺候的,他就一个。

    “弟妹并非善妒之人。”

    “你还说过你弟弟也并非花心之人。”

    “我倒是期盼那位娇娘是妖了。”

    是妖,问题就解决了。

    不是,那就是清官难断家务事了。

    许仙从小是看着父母以及姐姐姐夫恩爱一路长大的。

    对于纳妾这种事情的存在已经是皱眉了一路了。

    听到巫鼎的感慨,立刻好奇了。

    “如果娇娘不是妖,会怎么样?”

    “那就说明,她是一位手段高超的妾侍,她的手腕已经超出了正妻能容忍的底线。王夫人接下来会有什么样的举动,完全看她的个性和实力。”

    “什么举动?”

    看着许仙天真无邪的脸。

    巫鼎善良的什么都没有说。

    这几年的电视剧,特别流行《搞死出轨老公的100种方法》

    咳咳咳,还是去见人吧。

    家里出事,娇娘就被锁在自己的房间里。

    一看到她,许仙和巫鼎都有一种“所言非虚”的感觉。

    她的容貌,她的姿态,她的神情和语气都给人一种“狐狸精”的感觉。

    是名词,不是形容词。

    似乎穿说中魅惑人心的妖就是这样。

    不过这位疑似“妖怪”姿态倒是挺淡定的。

    看到王员外带来一个“道士”。

    娇娘先是一愣,然后一脸被污蔑的屈辱,还带着“清风拂山岗”淡定和从容。

    “大老爷既然认为娇娘是妖,何不直接拉着娇娘去见官。”

    “因为若是姑娘有问题,悄无声息的弄死你,比较有脸面。”

    巫鼎用最温柔的语气说着最恐怖的话。

    王员外一脸错愕,很想解释自己没有“草菅人命”的意思。

    可再一看,娇娘脸上浮现出的紧张、忐忑以及害怕却没有多少愤怒。

    “大师,她真的是妖?”

    “不,她不是。”

    妖身上有妖气。

    这一点哪个世界都一样。

    木木和旋风身上都有。

    好的妖怪,妖气清澈充满灵光,坏的那就黑气缭绕,晦气缠身。

    不过……妖气,是能隐藏的。

    妖气也不是谁都能看出来的。

    拿还未出场的白娘娘来举例。

    修行了1700余年的蛇妖啊,只差临门一脚就位列仙班的角色。

    能看穿她的,也就是法海这种同样差临门一脚能修得正果的人。

    隐匿妖气的法器和寻找妖怪的法器之间的pk也一样。

    都是阶位的pk。

    双方制约的相当平衡,你有啥我一定也有啥。

    娇娘在被巫鼎说“她不是”之后,一点都没松懈。

    因为巫鼎的表情就缺后面有个“但是”。

    “但是……她却用着非常人能用的手段。”

    巫鼎随手掐了一个法诀。

    圣洁的白光在空中凝现。

    随后崩裂成无数星光散布在房间各个地方。

    许仙和王员外他们都感觉到了这些星光落在自己身上很舒服。

    他们同时看向娇娘。

    发现娇娘脸上除了紧张和害怕没有任何痛苦。

    她在强烈控制自己不要看向某个地方。

    突然间,一声凄厉的怪叫从里屋梳妆台上的一个匣子里传来。

    星光落在那个精美的檀木匣子上之后,冒出了丝丝的黑气。

    娇娘瞬间暴起冲向梳妆台。

    许仙一个健步跨出,□□一扫把人打回原处,并且补了一枪击中在娇娘的小腿上。

    许仙的枪头是木头做的。

    可从小习武,师从名师,力气可是一点不差。

    若不是许仙留手了,现在她就不是站不起来而是腿骨直接被打断了。

    巫鼎也没闲着。

    他的手上翻出了一把桃木剑,直接二话不说刺过去。

    带着雷霆之力的桃木剑,以难以想象的锋利程度直接插入木盒之中。

    剑到盒消。

    整个檀木盒子包括里面的东西,刹那成灰。

    无论里面的东西是什么,都不重要了。

    “不!”

    盒子没了,反噬立刻来了。

    娇娘一口鲜血吐出来,人昏了过去,脸色迅速惨白了起来,明显出气多入气少了。

    “这,这,这……”王员外慌了,这人可不能就这么死了啊。

    哎呦,早知道找有道帖佛录的人来了。

    就这么一个大活人死在这里,说不清楚啊。

    “放心,解释的清楚的。反噬身亡有很明显的特征。那堆灰也是证据。”巫鼎扫视了一娇娘。“若是要让证据更明显一点的话……”

    巫鼎俯下身,褪下了娇娘手上一个贵妃镯。

    顷刻间,没了防护的娇娘身上就爬满了各种黑色的咒斑,邪异非常。

    “这个镯子就是这次的酬劳了,算起来还是我赚了。”

    “当然可以当然可以。”

    王员外立刻吩咐下人去买一座宴席回来,他今天要宴请贵宾。

    顺便也去报个官,对了,还得去一趟金山寺,请一个有佛录的高僧来鉴定。

    “不用麻烦了,我答应了要去许仙家坐坐。”

    “对对对。”许仙很机灵的表示有这么回事。

    人要走,王员外也不留客,而是慎重的包了一大包厚礼送给巫鼎。

    怎么拒绝都没用。

    还直接把人送到家门口。

    遥遥的拜了三拜。

    “巫大哥,你太厉害了!”许仙上蹿下跳的在旁边吹的彩虹屁。

    “巫大哥,你猜猜王员外还送了你什么?”

    “巫大哥,以你的实力,道帖很容易考出来啊,你为什么不去考呢?”

    “巫大哥,我明天陪你去考吧?这附近最近道观好像是……玄清观,比起金山寺来稍远了一点,我们恐怕要在外过夜了。”

    “巫大哥,你说这个娇娘,到底是用的什么邪术啊。”

    彩虹屁巫鼎全部接下了,其他问题也慢慢回答中。

    唯一被巫鼎跳过的就是去“考证”的问题。

    嗯,要考证没问题。

    但是他似乎……得先解决黑户的问题。

    悄无声息的把许仙的注意力从明天去考证要带什么东西转移到了佛道两门的除妖能力大比拼上。

    “当然是平分秋色啊。不过钱塘的话,有金山寺在,信佛的教众更多一些。”

    “平分秋色?”这怎么可能,那位经常现身救苦救难的观音大士呢?

    故事的一开始不就是白素贞要前往成正果,却始终卡位。

    正好观音在峨眉金什么啊,菩萨佛陀怎么会在凡尘现身呢。”

    “从来没有?”

    “没哟啊,从没听过呢。佛道俩门都没有。不过若是出了什么神迹,倒是会有人出来说,是道君保佑,菩萨保佑什么的。”

    巫鼎怜悯的看着许仙。

    许仙:???

    【观音不出来了,你媳妇可能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