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拉格 > 其他小说 > 真千金是满级大佬 > 第88章 第八十八章
    尽管内心有一万头草泥马飞奔而过, 但汪斯年牢牢记住自己的人设,用再自然不过的疑惑眼神望过去,“请问你是?”

    是的, 他不应该知道程霜霜是谁。(om)

    程霜霜抿唇一笑, 笑容带着几分的羞怯,“我们之前没见过,我只是常常听别人提起你的名字, 很佩服你在慈善这方面做的许多努力,所以看到你时忍不住和你打了招呼, 我没打扰到你吧?”

    如果不是知道程霜霜的人品, 这样一个羞怯又对你一脸崇拜的女孩子, 没有多少人会产生恶感。

    但汪斯年完全不想和自己这位外甥女扯上关系。就算他们有血缘关系又如何,她可是程月琴的女儿,骨子里都是如出一辙的自私。一旦被攀上,就如同附骨之疽。更重要的是, 她这人真有些邪门, 再好的命格到她手中, 都能打成输牌。汪斯年颇为相信这些,更不愿意被她牵连。

    他微微点头,态度淡淡的, “这样啊。我看到了熟人,我先去和他们打招呼。”

    然后就顺理成章地离开了,只留下程霜霜在那边有些不甘地咬着下唇。这避如蛇蝎的态度,他这是知道她的身份了吧?是啊, 怎么可能不知道, 他又没有失忆, 而且全的人都知道她是妈妈的女儿。

    汪斯年肯定也是看到上那些报道了。他只是装作不知道而已。

    她长长吐出一口气, 虽然有些出师不捷,但没关系,她已经打听到汪斯年准备下手的那几件东西,完全可以拍卖下来,再当做人情送过去。

    虽然汪斯年根本不想和程霜霜继续打交道,但不知道是不是今天不宜出行,他的座位被安排和程霜霜一块,险些把他气炸了。他只能尽可能忽略掉身边一直努力向他搭话的程霜霜,专心于拍卖东西。

    结果倒好,他想买的东西,刚好也是程霜霜想要的,对方摆出了不差钱的姿态,硬生生从他手中抢走了好几件。毕竟他的预算有限,重点还是放在那个笔记本上,不宜在其他法器上浪费太多的钱,在程霜霜有心竞价的情况下,还真抢不过她。

    这个外甥女,就是故意克他的吧!

    他脸上时常的温和笑意已然不见,取而代之的是烦躁和愤怒的情绪不断膨胀发酵,即使最后拍下了那本笔记本,也没能让他心情好转过来。

    等拍卖结束,东西拿到,他正要返回龙峰村,程霜霜却拦住了他,把之前拍卖到的那几件东西递给他。

    “这个送给你。”

    汪斯年楞了一下,“为什么?”

    程霜霜淡淡道:“原本我拍下东西,是听说我未婚夫去寻找龙穴,担心他遇到危险买下的。结果就在刚刚,我收到了一封邮件,上面是他和其他女人亲密的照片,我没法欺骗自己继续相信他。”

    她说这话时,睫毛挂了一滴眼泪,明明是泫然欲泣的表情,却还是努力冲他扬起一抹笑,“我已经不需要这东西了,所以送给你吧,你应该比我更需要,至少你有想要保护的人。”

    汪斯年听出了她的没说出口的话——她想保护的人背叛了她,所以她已经不需要了。

    即使再讨厌程霜霜,不想和她扯上关系,但看着这样的人,他难得生出了淡淡的同情。穆越之的情况他多少了解,这位可是掏空了他二哥的公司,本来就不是良人。

    程霜霜抬起头,说道:“你也不用感谢我,我也只是移情作用。虽然说出来有点像在攀关系,但你真的给了我一种很亲切的感觉,让我想起了一个对我很好的长辈,可惜我那时候糊涂,为了一些不重要的东西舍弃了他。”

    她一眨眼,那滴挂着的泪珠就掉了下来。

    汪斯年在接过那袋子时,下意识地掏出手绢给程霜霜。

    程霜霜接过手绢以后,擦了擦,冲他笑了笑,然后就离开了,背影干脆利落。没有要他的联络方式,也没多余的攀关系。

    汪斯年表情变得复杂起来,看着她纤细羸弱的身影,忍不住浮现出一个念头:她毕竟也是才二十多岁的小女孩,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吧。

    ……

    另一边的程霜霜在离开汪斯年以后,原本感伤的情绪从他脸上淡去,取而代之的是漠然的表情。

    她坐进自己的豪车里,神色淡淡的,“开车吧。”

    程霜霜打开笔记本电脑,又点开邮件。刚刚有新邮件进来,点开来,却是一张张照片,照片上是她和汪斯年。

    有她递给汪斯年东西的照片,也有汪斯年将手帕给她的场景。其中有几张从别的角度拍摄,显得尤其的暧昧。

    程霜霜选了其中最暧昧的几张,回复对方。

    【这几张发到上去,再找水军带一波节奏。】

    一道道指令下去,她靠在柔软的椅背上。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已经习惯耍心机。她知道汪斯年不愿和她扯上关系,那么她就非要将事情闹大,塑造出两人关系暧昧的假象。让她庆幸的是,汪斯年收下了她那份礼物,让她的计划得以顺利进行。

    一旦友们抹黑他们两的关系,汪斯年为了自己的形象,最后还是必须得发声明洗白自己。

    不到一个小时,便有大v含沙射影地爆料。

    【啧,所以说豪门爱情不靠谱,某对前段时间才秀恩爱的未婚情侣这回只怕真的要劳燕分飞了。女方已经有了新欢,新欢家世长相都不输旧爱,名声还更好,性格温柔还善良,难怪女方要移情别恋了。】

    这大v粉丝数量不少,以前爆的不少娱乐圈的料都被证实是真的,说的话在好些友心中还是有可信度的。一群友在地下纷纷猜测,到底是哪对豪门未婚夫妻。

    很快的,友们就将目标锁定在程霜霜和穆越之身上,毕竟这两人前段时间秀恩爱秀到特地买了一天热搜挂着,友们想忘记也忘记不了。

    程霜霜和穆越之?两人真要拆了?那他们两人的公司怎么办?也要拆伙吗?

    消息还没证实,一些友就已经操心上了。也有一些友对此猜测嗤之以鼻,觉得这两人早就锁了,拆哪对都不会拆这对。结果这些友们很快就被打脸了。

    当天下午,程霜霜和汪斯年暧昧的照片便全传开来,直接上了热搜,热度飞快攀升。

    友们看着照片,一边卧槽,一边飞奔来吃瓜。就连汪斯年的背景也被神通广大的友给扒了出来。大家当场被狠狠震惊了一回。

    ——卧槽,居然是我的新晋男神汪斯年,大哭,我的男神他脏了脏了!

    ——妈呀,程霜霜还真拍下上亿东西送汪斯年了?这就是富婆追人的方式吗,我恰柠檬,我好酸。

    ——看着汪斯年这颜值,爱了,看着还有点眼熟怎么回事?我要是程霜霜的话,也顶不住啊,汪斯年人品可比穆越之好多了。不过汪斯年眼光有问题吧?他据说是汪家下一任继承人,以后有贵族头衔的,居然看上程霜霜这么一个声名狼藉的人?程霜霜是不是给他下咒了?

    ——哈哈哈,苍天好轮回。穆越之之前和柳悦暧昧,绿了程霜霜,程霜霜一转头就送了他一顶绿帽。

    ——呵呵,看透男人了,只要对象有颜有钱,才不管对方人品如何。

    在程霜霜有心推波助澜之下,这热搜直接爆了。

    这时候程霜霜“姗姗来迟”地发了一条微博。

    【大家不要误会,我和汪先生只是普通的朋友关系,汪先生是个很好很好的人,我不希望这些流言蜚语带给他困扰。我和越之感情很稳定。】

    底下友们纷纷吐槽,普通朋友会第一次见面就送价值上亿的礼物?这样的普通朋友请给他们来一打谢谢!

    上舆论闹成这样,吴缘自然也看到了。

    或许她是这世界上少数几个真正洞悉了真相的人。程霜霜忽然来这么一手,即使她努力对外说他们是单纯的朋友,也没人会相信,汪斯年就算解释一百遍,也无法解释清楚他为什么会心安理得收下那礼物,除非他晒出他和程霜霜真正的关系。

    吴缘看着这一幕,都忍不住想感慨一句:“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啊。”

    程霜霜的手段也算历练出来了。

    龙峰村里注意到这消息的不仅有吴缘,还有徐宴楼。徐宴楼这几天请了不少人过来帮他勘测风水,他毕竟是外行,也不懂这些,闲着没事只能刷刷。冷不防看到了上的消息,大笑了好几声,那叫一个幸灾乐祸。

    活该穆越之戴绿帽,这人最见风使舵,刚来龙峰村时和他哥俩好的模样,等吴缘出现后,仿佛他是瘟疫一样,躲得远远的,他早就恨得牙痒痒的。看到这八卦,那叫一个解恨。

    他心中一转,已经有了主意。

    于是刚出门的穆越之就被徐宴楼给逮住了。徐宴楼将穆越之的手抓的紧紧的,让他挣脱不开。

    穆越之不悦道:“你想做什么?”

    徐宴楼说道:“有一个重要的消息想要告诉你,我是看在我们朋友一场的份上才好心提醒你的。”

    穆越之想收回自己的手,但又很想知道他口中的重要消息是什么。

    “你来了就知道了。”

    最后他被徐宴楼给拖到了宾馆里。

    “坐下吧。”

    徐宴楼一屁股坐在黄色椅子上,只留了一把绿色椅子给他。

    穆越之心心念念都是他那消息,没心情主意这个。

    很快的,一道道菜送了上来。

    穆越之眉头皱了起来,他过来这里可不是为了跟徐宴楼吃饭。更过分的是,这一整桌,全都是绿叶蔬菜,连个肉菜都没有。

    放眼望去,就是一片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