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拉格 > 其他小说 > 在综漫世界当官方究竟是为了什么 > 第87章 第 87 章
    “没什么。(om手机版)”织田作理所当然这样回答, 从表情上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说没什么我可不会信,”若松凛直接戳穿他,“刚才在死者倒地之前, 你异能发动了吧?所以才会提前注意到身后的动静。我猜猜你在想什么, 因为你只能预知到五到六秒内发生的事, 而对方吃下冰块,中毒是在六秒之前, 超出你的预知范畴,所以当你知道了命案发生时, 对方已经死亡了。”

    织田作摸着头发苦笑:“凛桑还是一如既往地犀利, 什么都瞒不过你。”

    他的异能“天/衣无缝”, 除了主动发动之外,一般在自身即将遭遇生命危险的情况下会被动发作。可自从成为弘树的贴身保镖之后, 为了预防出现意外情况而无法及时援助,织田作平日都会默认启动异能, 范围笼罩周身附近一段距离, 这也是为什么这次命案还未发生前,他就提前预知到的原因。

    “虽说这次的死者是死有应得, 不过我还是觉得凶手太激进了。”

    若松凛回想刚才凶手鸿上舞衣所诉说的杀人动机, 是因为死者为了让自己的医学新学说顺利发表,故意忽视掉最近发生的与他主张相悖的案例, 让凶手无法忍受。

    “明明可以用正常手段将他举报掉, 医学界对新学说的态度还是较为审慎的,就是如此一来, 他们这么多年校友加同事的关系肯定会破裂, 不过都愿意杀人了, 按理说也不在乎朋友关系破裂这点吧。”

    说起杀人动机, 若松凛就很想吐槽,感觉名柯世界大家想到的解决事件的方式都比较简单粗暴,问就是直接将引发矛盾中心的本人杀掉,一切就解决了,很多时候明明有另一条选择的,然而就是不选。

    “接触到普通人的世界后,我才发现在日常生活的摩擦中,矛盾与冲突可一点都不比黑帮斗争少。”

    织田作很早就成为了职业杀手,后来因为夏目漱石的点拨,决心不再杀人,但也一直生活在港黑基层的环境里,每日收收保护费什么的,还真没接触过这类真普通人的杀机。他如今在学习如何做一个普通人,所以遇到类似的事情,不由产生了一点疑惑。

    “我好像听中也说过,那位港黑的森首领认为黑手党的本质是将暴力转化为经济利益的团体,可是在普通人中,可以产生矛盾冲突的点多到无法估计,有时甚至只是因为一句无心的话,说到底,还是人们将生命看得太轻贱了,无论是他人的,还是自己的。”

    若松凛心有感慨,警察在破案的过程中,会接触很多这类事情,有的人慢慢就会因此习惯麻木,渐渐变得心冷。

    她从前看过的一本侦探《八百万种死法》,其中的警察角色就说过类似的话,当时若松凛不懂,工作后才慢慢明白其中的深意。

    纵使死人在整个社会中,甚至人类历史中是一件很稀松平常的事情,也不代表人可以轻易夺去别人的生命,有人会选择妥协甚至渐渐漠视,也有人永不放弃,珍稀每一条生命,若松凛之所以至今都愿意包容工藤新一,是因为像他这样经历过却仍然保持着赤子之心的人,越来越稀少了。

    若松凛拍了拍织田作的肩,“不过杀人到底是极端手段,织田先生不用为此考虑太多,去思考凶手到底在想什么了。”

    *

    或许是若松凛赠送的药物资料发挥了作用,直到学园祭结束,工藤新一仍是好好的大人模样,没有身体不适,也没有缩小。

    这意味着接下来的几天,灰原哀仍要假扮成柯南的模样,帮他掩饰身份。

    工藤和服部,连带两位青梅,这次终于有机会四人聚会,因为服部和叶还要赶晚上的飞机,毛利兰和父亲打了招呼,四人便一齐早早离开了学校。

    弘树则由织田作开车送回去,景吾为他们配了辆专车,平时都交由织田作使用。

    在停车场分别时,织田作停顿了一下,小声对她耳语,让她小心点。

    “真是敏锐的男人。”

    织田作的车开走后,戴着帽子的男人忽然从拐角黑暗处走出,伸手抬了抬帽子,露出真容,正是若松凛十分熟悉的降谷零,不过现在应该称呼他安室透才是。

    若松凛回道:“是你刚才的视线太明显了吧,我一进停车场就发现了。”

    “是嘛,我还以为自己气息收敛得很好呢。”安室透摸着头笑。

    事实上,他的气息收敛得确实完美,如果面对的人不是前职业杀手织田作,和直觉敏锐的若松凛,其他人很难这般轻易发现。

    若松凛打开车门,安室透顺势坐进她后座,一个从前排挡风玻璃看不见的位置,此刻学园祭早已结束,可停车场经过的人不少,他已经习惯了一举一动皆小心谨慎。

    “你忽然出现在这儿,不是偶然吧?”若松凛问。

    “凛猜对了哦~我是来执行组织任务的,没想到会有意外收获,那位高中生侦探,”安室透故意停顿了一下,才接着往下说,“在组织的记载里早已经死去了吧?竟然仍然活在这世上,而且看凛你的样子,应该早就知道这件事了。”

    安室透今天来帝丹学园祭,不是闲逛,正是为组织下达的搜寻雪莉下落的任务,进行常规搜查的。

    虽然他不认为已拿到美国知名大学高级学位的雪莉,会有闲心到日本高中就读,但还是趁着学园祭帝丹对外开放的时机,潜进来查看情况,毕竟平时若想进入学校,必须先应聘成相关职业,所需准备要麻烦复杂数倍。

    学园祭前两天和今日上午,他都一直在校园里各处摊位前游荡,直到听说礼堂发生了命案,这才凑过来瞧瞧,没想到没见到雪莉,反而见到了在传闻中去世的工藤新一,这位他之前查看雪莉档案时,曾在服用a药名单上看过的名字。

    “既然你已经看过a药的资料,就会明白它是基于组织追求长生不老目研发的药物的其中之一,只是普通人承受不了这种效用,会直接死去,导致琴酒他们拿去当毒药使用,也算变相进行人体实验,丰富组织的实验对象,”若松凛解释说,“至于工藤新一的事情,我确实早就知道了,怎么,你打算将此事上报给组织吗,组织高级成员波本先生?”

    “还是不了,”安室透压了压帽子,“我只是来打探雪莉的消息的,工藤新一的事,暂时与我无关。”

    这件事他报上去又没有好处,除了多害死一名无辜国民(工藤新一),就连指控琴酒办事不利的效用都没有,反正琴酒最近没办成功的任务多了去了,不差工藤新一这一件。

    “不过那位日本警察的救世主,还是太年轻气盛,幸好今日在这里的人是我,如果是其他成员,比如说贝尔摩德他们,他的行踪早被组织发现了。”

    说出那个头衔时,安室透的语气不太好,须知公安警察和刑事警察虽分属两个系统,甚至还有些不对头,可在外人看来都是警察系统,是一体的,“日本警察”这个前冠词无疑将他们全部囊括了进去,工藤新一的这个头衔,明晃晃在打警察系统的脸,指责他们办事无能,也难怪以警察职业为荣的降谷零听了会皱眉了。

    “你放心,纵使是贝尔摩德在此,他也会平安无事的……”谁让他是主角呢,若松凛记得他还是贝尔摩德的珍宝来着,一遇上与工藤新一毛利兰相关的事情,贝尔摩德不反水就算对组织忠心耿耿了,“不过那小子确实得意忘形了,今天碰巧是校园内没别的组织成员,也没有新闻媒体在场,否则消息一旦泄露,等待他的只有组织无尽的追杀了。”

    从另一方面来说,工藤新一在帝丹的威望挺高的,他一请求同学们帮忙保密,就没一个人对外发推特八卦这件事,在这个信息时代挺不可思议的,可见他平时在同学里的人缘不错,大家都愿意帮他的忙。

    “凛你认识他?最好警告他一下,或者走zero的程序直接将人保护转移,最近因为雪莉之事,来米花的组织成员越来越多,他可不一定每次都这般幸运。”

    虽然对工藤新一的头衔有意见,可出于对未成年国民的爱护之情,降谷零还是好心提醒了一句,避免国家未来的栋梁还没成长起来就半路夭折在组织手上。

    “如果那小子愿意听劝,今天就不会出现在这里了。”若松凛记得最初工藤夫妇好像劝说过儿子出国,或者寻求icpo保护,就连这都被工藤新一拒绝了,她可不觉得对方会乐意接受公安的保护。

    安室透耸了耸肩:“那我只能提前对这位少年说声抱歉,下次若再被我发现他的行踪,可就不能像这次一样,好心为他保密了。”

    这次是组织无人知道波本来过帝丹校园祭,他即使隐瞒不报也不用承担风险,可之后就不一定了。

    若松凛一下子就听出他的言下之意:“你最近要在米花找固定工作,当情报收集的掩饰,像之前在横滨那样?”

    安室透作了个嘘的手势,眨了眨眼,“让我先保个密好了~”然后伸手将一个小纸盒递到若松凛眼前。

    “蛋糕?”若松凛惊讶地接过,这显然是一个装蛋糕的盒子,“我说怎么好像闻到了草莓蛋糕的味道,还以为是你衣服上沾染到的……”

    还没说完若松凛就止住了,意识到自己的错误。还在旋涡打工时安室透身上有糕点味是没错,不过他现在辞职好多天了,再浓郁的香味肯定早就散掉了,不会保持到现在。

    “是你做的吗?”

    若松凛打开盒子,里面是一块切好的夹心草莓蛋糕,还贴心地准备了一只叉子,理智上却清楚这应当不可能,除非安室透监视了她的行踪,否则不可能提前知晓她会在帝丹学园祭出现,从而先准备好草莓蛋糕。

    “不是,”安室透颇为不好意思地说,“是在学园祭的女仆咖啡屋买的,我听路人说味道不错,所以进去尝尝想学习一下……在礼堂看到你在,就折回去买了一盒。”

    他才不会告诉凛,那个女仆咖啡屋因为准备的食物有限,本来是不支持外带的,还是他出卖色相才求得服务员(就是利用帅哥光环闪晕了服务员)让他带走了一个。

    若松凛叉了一块蛋糕尝了一口,片刻后含着叉子评价:“唔……没有你做的好吃。”

    她才不会告诉安室透,有些想念他做的蛋糕了,上次吃到还是几周之前,他没有从旋涡辞职的时候,时间隔得有些久远。

    “真的吗!”安室透压低些帽檐,用阴影遮盖住他脸上的红晕,“下次约好时间,我带亲自做的蛋糕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