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拉格 > 穿越小说 > 三国之超级培育系统 > 第九百八十八章 再施离间
    夏侯惇的武艺虽然高过三人不少,然而他毕竟是以一敌三,而刘正三人,从小一起长大,一同习武,彼此之间,自然是配合默契,因此夏侯惇足足斗了数十合之后,虽然占得上风,却也奈何不得对方。(om手机版)

    这让夏侯惇越打越是心惊“这三个娃娃,如此年轻,怎会有这般武艺尤其使长枪那人,枪法十分精湛,比起我和渊弟来,也相差无几,而且他那长枪,似乎也非凡品,到底是何处来的三个怪异少年”

    他这心中好奇之下,想得越来越多,精神一分散,难免手上的攻势也弱了下来。

    “好机会。”刘正双眼一亮,流光寒玉枪绽放出一道银光,刺向了夏侯惇的喉咙正心。

    “好快的枪法。”夏侯惇暗暗赞叹一声,同时将手中枪杆一竖,正不定。”

    “对啊,大哥,蔡瑁那家伙说得还真是不错。这个夏侯惇,本事平平,要不是靠着自己姓夏侯,曹军第一将的位置,哪里轮得到他坐”

    程央的大嗓门也开口嘲讽了两句。

    “蔡瑁”夏侯惇心中一惊“难道这三个娃儿,和蔡瑁有什么关联三个少年三个少年难道”

    他忽然想起,不久之前,蔡瑁在帅帐之中,夜会庞德公与三个少年的消息,他仔细打量着这三人,越来越觉得这三人和那消息中所描述的三个少年十分相似。

    “你们莫非就是前几日深夜十分,与庞德公一同去蔡瑁帅帐之人说,你们和蔡瑁有什么密谋”

    夏侯惇喝问道。

    “嘿嘿,你想知道啊我告诉你,蔡瑁那家伙,他想”

    程央正想说出来时,却被刘正厉声呵斥“四弟,不可胡言,泄漏了机密。所谓痛打落水狗,这夏侯惇如今已然受伤,咱们并肩子上,取了他的狗命。”

    刘正提了一口气上来,飞身上马,再次攻向夏侯惇,关平和程央也紧随而来。

    夏侯惇正要应战时,肩头的剧痛,让他双臂几乎提不起几分力气来。

    “该死的此地不宜久留,三十六计,走位上。”

    他虽然心中愤恨无比,可是也并非完全失去了理智,不等三人冲到面前,他一拽缰绳,一拍战马,调头迅速往回跑去。

    “老贼休走,速速下马受死”

    刘正三人,在后面穷追不舍。

    “此地树林茂密,如今又是深夜时分,本将军就在树林中穿梭绕行,看你们如何追击。”

    夏侯惇自负身经百战,见识广博,足以在这等树林中辨识方向,因此不断变换方向。

    如此方法,果然奏效,没过多久,身后那三人的追杀声便越来越小,直到最后完全消失时,夏侯惇也终于跑出了树林。

    “呼”他惊魂未定地往后面看了一眼“这三个小子,实在有些可怖,假以时日,定是我军大患,只可惜,今日不能杀了他们哎呦”

    一番剧烈的奔跑下来,再次扯动了伤口,让夏侯惇疼得呲牙咧嘴。

    就在这时,远处传来一阵马蹄声,让夏侯惇顿时警觉起来“莫非他们追来了”

    他循声望去,发现只有一个人,而且似乎穿的是自家军士的铠甲,这才松了一口气,主动迎了上去。

    那人见到夏侯惇后,大喜不已“将军,您这是去哪儿了啊”

    “本将军被几个小贼偷袭,故此跑远了,怎么,战事有何变化么”

    来人一脸急切道“您这忽然消失,都一个多时辰了,军中无帅,岂能不乱那程良打开城门,主动领兵杀了出来,我军缺乏号令,被被程良突围了”

    “什么没用的废物”夏侯惇直接一枪,将那人拍下了马。

    “将军”那人似乎有些委屈,却又不敢反驳。

    夏侯惇看着他的脸色,随后又叹息道“唉,也罢,此事怨不得你们,都怪本将军杀敌心切,跑得太远了,否则也不至于此。好在程良虽然逃了,但城池总算拿下了,好了,速速回城,待主公大军退到此地时,也好有个接应。”

    “遵命。”

    两人当即骑着马,快速朝城门跑去。

    树林之中,刘正、诸葛亮四人,透过层层树木,看着夏侯惇离去的背影。

    “大哥,方才小弟正要添油加醋地把蔡瑁和咱们的关系说上一番,好让夏侯惇愈发怀疑和憎恨蔡瑁,你怎得拦住了我”

    程央满脸疑惑。

    关平也有些不解道“是啊,离间他们荆州和豫州兵马的关系,这不是大哥与二哥之前商议好的么”

    刘正说道“离间自然是要离间的。不过嘛,有时候话说一半,却比说全了,效果更好。”

    “诶什么意思”程良愈发糊涂了。

    “哈哈”诸葛亮却忽然大笑起来“大哥聪慧异常,这一点,倒是小弟也忽略了。妙极,当真妙极啊。”

    “呵呵,都是二弟出的主意,愚兄不过是多添了一笔,锦上添花而已,算不得什么。”

    城外二十余里处,程良和大猛,率领大军,停在了一条小河边。

    此刻,包括他二人在内的所有将士,几乎人人都是浑身浴血,受伤者也是不计其数,仅有的十几名军医,正在给他们挨个包扎,上药。

    “呸程爷我纵横天下十余载,从未像今日这般窝囊过,娘的,夏侯惇,曹贼,此仇不报,我程良誓不为人。”

    程良看着自己率领的大军,此刻如此凄惨,不由得怒从心中起。

    大猛倒是无忧无虑,他掏出一块牛肉干,就着清水,大口大口吃着,身上的几道伤口,已经包扎好了,他也丝毫没有当回事。

    程良这时忽然想到了什么“诶,说来也奇怪,那夏侯惇怎么会忽然不见了呢”

    他当时在城楼上,距离夏侯惇还有一百余步,这黑暗之中,自然是看不见夏侯惇被几支利箭引走的事,只能看到他忽然莫名其妙就骑着马跑开了,一直也没有回来。

    “是啊将军,若不是那夏侯惇离开,使得敌军失去号令指挥,我等也断然没有突围的机会。”

    众多武将,也都是一脸不解。

    “哈哈哈,当然是我们把他引走的呀。”

    一个洪亮的声音传来,程良忙扭头看去,却见到四个人骑马在黑暗中,沿着河流朝自己走来。

    “谁”程良瞬间将兵器提在手上,戒备地看着四人。

    “三叔,怎得连我们也不认识了”

    刘正带着三人,很快便走到了程良的面前。

    程良又惊又喜“正儿,平儿,央儿你们你们怎会在此还有这位是”

    他一直在慎阳城,只听说过刘正与琅琊诸葛氏的一个少年结拜的事,还认了那人当二弟,排在自家的程央之前,为此,程良还郁闷了很久,不过却一直没有见过诸葛亮本人,因此不识。

    刘正说道“三叔莫急,此间之事,待小侄慢慢说与你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