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拉格 > 玄幻小说 > 艾泽拉斯怒海争锋 > 第452章 直面过去
    萨艾拉跟罗文相处的时间不长,但瓦尔莎拉发生的种种,让她觉得罗文是一个非常值得信任的人。(手机版om)

    虽然自己要留在瓦尔莎拉陪着大家伙重建家园,但长时间在家里自闭的叔叔,可不需要做这些工作。

    之前罗文说过邀请他们叔侄两个,去库尔提拉斯工作,她心里就一直期待着可以离开。

    谁料在世界之树下的林地,自己得到了月神艾露恩的传承,化身了月之战士。

    法罗丁叔叔说,能力越大,责任越大。萨艾拉觉得很有道理,所以就暂时选择留在瓦尔莎拉,只让叔叔自己去投靠罗文,也算是有了生活的希望。

    当然,之所以让叔叔去库国,还有别的原因。

    法罗丁叔叔自从在苏拉玛待过一段时间之后,他就像是变了一个精灵一样。整天混混沉沉的,曾经精神活泼的状态,全不见了。

    现在的法罗丁叔叔,完全就是一个邋遢的精灵老头子。

    如不是这次需要出面,为了给罗文阁下留个好的印象,法罗丁叔叔肯定不情愿剃了他的络腮胡子。

    “叔叔实在是不想离开你啊,小艾拉。你自己一个精灵,能在瓦尔莎拉照顾好自己么”法罗丁像个老小孩一样,拖拖拉拉的跟在萨艾拉身后,一脸为难。

    萨艾拉硬生生的扯着法罗丁的粗制法袍袖子,闷着头向前走。

    “叔叔,我早就不是你从外面捡来的孩子了。还有,没有你,我现在生活的更好。你天天闷在家里,啥都不做,我都不想说你,光给我添麻烦。”萨艾拉其实也挺舍不得叔叔走的,毕竟是自己从小到大唯一一个给他父爱母爱的亲人。

    在精灵这样不冷不热的社会,一个毫无血缘关系的精灵,能把自己拉扯大,是一辈子都无法偿还的恩情。

    “你这样说叔叔,叔叔有点不开心了。”法罗丁惨兮兮的抹着眼角的泪,一脸孩子大了不要长辈的悲伤。

    萨艾拉则是一脸平淡“好了,不要装了。自从上次你游离回来,我就知道发生了大事。你自己又不说,天天把自己闷在家里,能解决问题么现在我让你去投靠罗文阁下,是为了让你找到新的活法。再者,我解决了手头上的事情,也会跟着过去,你就不要在这里逃避了。”

    法罗丁无奈的耸了耸肩膀,扯了扯袖子。

    “懂了懂了,小艾拉你也别拉我,我明白你的苦心。”法罗丁轻叹一声,在林地小屋自闭了这么多年了,是时候打开心结了。

    再次来到苏拉玛,太阳依然明媚,林地鸟语花香,山涧流水顺着泰安若山谷顺流而下,送来了些许单薄的雾气。

    法罗丁曾经非常喜欢在这里冥想,参悟自然的灵气。

    可数千年前发生的事情,彻底改变了法罗丁的人生轨迹。

    一颗阿坎多尔古树,因为没有足够能量补给和被流亡夜之子过多的吮吸魔力,最终发生了爆炸。

    现在的梅瑞戴尔遗迹北方,还有那些流亡夜之子的身影。他们被扭曲的奥能,改造了身躯,变成了人身蛛魔形体的怪物。

    “哎你这是要拉我去那”法罗丁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乖侄女,别的地方不去,非要拉着他,去噩梦发生的地方。

    这不是摆明了要公开处刑我

    “罗文阁下给我的地图,这里就是目的地。”萨艾拉指了指前方的沙尔艾拉神殿,说道。

    法罗丁倒抽一口凉气,他看着在这里生活的夜之子,恍如隔世。

    过去前年,曾经的夜之子流亡者,也再次跻身于此,依靠淡淡的远古魔力,艰难度日。

    “叔叔,你怎么了”萨艾拉发现了端倪,叔叔脸色不秒,一脸铁青。

    法罗丁强打起精神,清空了脑海中纷乱的思绪。

    但他依然能听到,阿坎多尔古树爆炸时,夜之子流亡者的悲惨叫声。

    那些刺耳的声音,就像是心魔,躲避不了,又挥之不去。

    “没事,没事,我们要找的人呢”

    法罗丁躲避着夜之子民众的眼神,面对着一颗大树,陷入自闭。

    萨艾拉在神殿外围寻找通报的护卫,很快她找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尼库斯队长看到了熟悉身影,赶忙走了过来。

    “队长,我找罗文阁下,我是来赴约的。”萨艾拉笑着说道。

    尼库斯虽然不知道萨艾拉的名字,但她之前一直陪同罗文少爷,大概率没有说假话。

    “稍作等待,精灵女士,我这就去通知少爷。”

    罗文听到萨艾拉带着她的叔叔法罗丁来了,急忙带着两位魔导师和两位专家法罗迪斯和特尔安来到神殿外围的小广场。

    一番寒暄之后,罗文向塔莉萨和艾利桑德介绍萨艾拉,额外说了她得到了艾露恩的眷顾。

    塔莉萨自来熟的跟萨艾拉聊到了一起,艾利桑德则是白了罗文一眼,这暗夜精灵小姑娘看罗文的眼神明显不一样。

    虽然罗文没有表面上那么露骨的好色,但萨艾拉肤白貌美,身段玲珑,她既然有倒贴的意思,依罗文的性格,肯定不会拒绝。

    这讨厌的男人

    艾利桑德心里不爽,非常不爽。

    “罗文阁下,您好,您好。”

    “法罗丁阁下,久仰久仰。”

    法罗丁在侄女萨艾拉那里听了不少罗文的事迹,心中不免对这位年轻的人类领袖,升起一份敬意。

    这年头,既有能力,又有责任心正义感的领袖,不多见了。

    “我听萨艾拉说,您是一位出色的恢复学派德鲁伊”

    “呃,我不是要去什么工业区工作”法罗丁一脸茫然,心说我这都没有研习自然之力几千年了,算什么德鲁伊。

    让我释放一些平衡派系的法术,那我还是很擅长的。

    萨艾拉一脸问号,我什么时候说过叔叔是恢复学派的德鲁伊了

    虽然他之前是没错了。

    不过一般人对德鲁伊的认知就是浮于表面,都认为德鲁伊是单纯的治疗角色,殊不知,德鲁伊不仅能变成能打能抗的野兽,还能卖萌变成软绵绵的咕咕,亦或是变成脚步迅捷的代步工具。

    “其实我这里面临着一些麻烦,阿坎多尔古树,你听说过么”罗文把问题抛了出来,摆到台面上。

    法罗丁大脑一阵轰鸣,双眸,面容沉重且纠结。

    “您说什么”

    “我这里有颗阿坎多尔古树,不知道您有没有听说过。”罗文重复问题说道。

    法罗丁瞧了自己的侄女一眼,尴尬的说道“抱歉啊,罗文阁下,我还真没有听说过。你看我在你的工业区能不能某个职位啥的。”

    “别装了,我认得你法罗丁,当初我们不是在一起共事么”沉默了许久的特尔安,突然说道。

    法罗丁心中沉重,心虚纷乱,还真没看到自己曾经的同事。

    “啊特尔安,你是不是认错人了。”法罗丁口不择言,胡乱搪塞道。

    萨艾拉看着叔叔狼狈的模样,气的跺脚“叔叔,你怎么回事。你到底在苏拉玛经历了什么事情,你以前可不是这个样子。”

    “小艾拉你别说话,罗文阁下,我防护专精和平衡专精挺不错的,实在不行,我还会一点培育知识。只要不在这里搞什么阿坎多尔,我都愿意”

    “叔叔”萨艾拉喊了一声。

    法罗丁知道自己再也无法拒绝这段过往,恢复了正经的面容,一脸深沉的说道“唉,特尔安,各位,你们不知道,阿坎多尔没有稳定的能量输送,它就是一颗不断充能的能量聚合体,一旦失稳,发生爆炸,后果不堪设想。”

    艾利桑德和塔莉萨面面相觑,同时望向罗文和法罗迪斯。

    这两位才是为阿坎多尔古树充能的大佬,古树能不能开花结果,全仰仗他俩了。

    “过去的事情,就让他过去吧。法罗丁阁下,没必要耿耿于怀,凡事要向前看,这次阿坎多尔一样会拯救许多夜之子的性命。就当是,亡羊补牢了。”罗文话里有话,劝慰法罗丁说道。

    法罗丁话说道这个份上,他也知道自己心中的秘密被破解了。

    不过无所谓了,凡事要向前看,他虽然纠结,但既然来了,同样不能看着正在魔瘾中堕落的夜之子,陷入奥能枯竭的折磨。

    “您说得对,罗文阁下。”法罗丁点点头说道

    罗文见法罗丁同意了,一拍手掌“那事不宜迟,我们即刻开始。”

    纳萨拉斯学院。

    守夜人被全部吊在了学院高塔的穹顶,邪能溃散成了屏障,伊莫纳尔拿出诸多刑拘,拷问着这些法罗迪斯王子的爪牙。

    埃迪和艾德丽这次改变了角色,她俩被束缚在原地,看着被拷问的守夜人兄弟姐妹,被伊莫纳尔的魂渊宝石折磨。

    “你们两个大可以不说法罗迪斯王子的秘密,但你们每沉思一秒,你们的朋友,都会被无尽的噬魂深渊之火吞噬折磨。”伊莫纳尔面无表情,试图将这两个知情者知晓的所有信息,全部榨干殆尽。

    “王子已经毁了我们的一切,你们两个到底要护他到什么时候”

    一名年迈的守夜人,斥责埃迪和艾德丽愚昧的忠诚。

    艾德丽听着姐妹兄弟的悲惨哀嚎,终于忍不住说道“埃迪,为什么为什么就是不肯说”

    埃迪神色冷漠“王子不曾背叛我们,我一样不会背叛他。”

    “可那样,我们都要死”艾德丽不停抽泣,满眼绝望。

    埃迪死死盯着伊莫纳尔,面无惧色“艾萨拉早就终结了我们的生命,现在这样苟延残喘的活着,还不如早日魂归暗影。”

    伊莫纳尔听着埃迪的慷慨陈词,轻蔑一笑。

    魂渊宝石燃起熊熊火焰,刚刚开口的守夜人,被烧得化为缕缕尘埃。

    “不”埃迪大喊了一声。

    伊莫纳尔收回宝石,扯了扯嘴角“真相,都是需要代价的。我可以慢慢等。”

    “我告诉过你了,我不知道潮汐之石在哪,那是艾萨拉女王诅咒我们的神器,王子殿下早就毁了它。”埃迪再次说道。

    伊莫纳尔对纳斯雷兹姆的情报网非常自信,加上埃迪之前跟艾德丽的对话,无不证明埃迪知晓创世之柱的下落。

    “我已经散散布了法罗迪斯宫廷遇袭的消息,你的王子殿下很快就会回到纳萨拉斯学院。不过在此之前,你依然掌握着宫廷子民的性命。”伊莫纳尔话音刚落,又一名守夜人魂归暗影。

    “你这恶魔王子殿下会让你血债血偿”埃迪吼道。

    伊莫纳尔冷笑,继续在埃迪面前,屠戮着守夜人的成员。

    邪能之火,席卷了隘口南方的旷野。

    萨尔挡在奄奄一息的德拉克团长前方,平视着屡屡来犯的巨型地狱火。

    “我撑不住了,你走吧,萨尔。”德拉克左臂被击碎,为了不影响战斗,他将胳膊塞到胸甲里。

    萨尔浑身是伤,他的肩甲已然脱落,胸甲破开了几个大洞,血液顺着手掌和腰下,缓缓渗出。

    “德拉克教官,你看北方。”萨尔握紧战斧,精神专注,挥击动作干净利落。

    嘭冲上来的地狱火,脑袋被直接卸了,喷出滚烫的火焰。

    德拉克眺望北方洼地,银白色的光亮在跳跃的火焰中显得格外耀眼。

    “我等不到了。”德拉克用尽全力试图起身,无奈他的身体,已经无法支撑他继续起身行动。

    萨尔目光坚毅,他的肌肤正在吸纳周围环境内的能量,他明显感受到自己的力量,在成倍的增加。

    嗜杀的渴望同时升起,萨尔面色复杂,消化着这份涌动的力量。

    “吼”萨尔一声怒吼,战斧裹挟万钧之力,拦腰斩断了又一名地狱火。

    同时,萨尔左手按住一同冲上来的地狱火手臂,再次发力,将其甩到在地。

    德拉克看着萨尔的变化,喜忧参半。

    他看的到,萨尔正在利用邪能,这股力量带给他强大同时,也在腐化他的精神。

    萨尔愈战愈勇,他双眼渐渐被染红,力量再次得到了强化。

    “放弃这种力量,它在唤醒你的魔血诅咒”祖鲁希德扑倒一名地狱火,给萨尔拉出了足够的安全距离。

    唰

    一股清凉的海水,从空中落下,冲刷着萨尔和德拉克的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