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拉格 > 其他小说 > 一胎二宝:爹地债主我来啦 > 第二百六十二章 餐厅闹事
    “真的可以帮我?”

    看着林然心动的样子,安语瑶嘴角微微扬起。(om手机版)

    “除了我能帮你,已经没有人能帮你了,洛云初一旦出事情,那么受最大的利益的人就是你。”

    林然皱起了眉头来“那你为什么要帮我?我可不会天真的以为你是那么好的人。”

    安语瑶耸耸肩,表现出毫不在意的样子,刚起了调酒师刚调好的酒,慢慢的品尝了一口。

    “这人啊,和酒就是一样的,你只有慢慢的品尝才能够品尝出其中的味道,太快的话是品尝不了的,还有可能伤着身体。”

    林然蹙眉“那你可以怎么帮我?”

    “你靠近过来,我和你说……”

    两个女人靠近在了一起,嘀嘀咕咕地说了好久,林然听到的时候面色骇然一变。

    “确定要这样子?”

    “林然,你就是因为太好人的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你做不用手段,怎么得到自己喜欢的人的认可呢?你要是再犹豫的话,那我就没有办法了,机会只有一次。”

    林然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咬牙答应了。

    餐厅,经过刚才林然那么一闹,两个人现在吃着饭也索然无味了。

    “吃好了吗?”

    洛云初点头,陆南找来的服务员结完帐之后,两个人便离开了餐厅。

    车上,洛云初再也按耐不住内心,直接就说了。

    “陆南,一直一直以来,我只是把你当成了我的哥哥而已,我想要我们两个关系一直那样就好了。”

    洛云初很纠结两个人之间的,而开着车的陆南就像是没有听到他说的话一样,盯着前方的路。萧泽

    “好了,到了。”

    洛云初看过去的时候就看到了洛繁星已经站在了门口等着自己了,见到车子来的时候欢呼的跑了过来。

    没有犹豫,洛云初直接打开了车门下去,把女儿抱在了怀中。

    “小繁星,你这是怎么了?”

    “叔叔好。”

    陆南微笑着朝着小女孩打了一个招呼“云初,那我就先走了,我还有事情要去处理。”

    陆南离开了,洛繁星挣脱了洛云初的怀抱。

    “繁星,你这是怎么了?”

    “妈咪,其实我觉得陆叔叔真的对你很好很好,他比爹地好。”

    洛云初在听到这些话的时候,不由的愣在了原地,没想到小小年纪的女儿懂了这么多。

    “妈咪,我不是想要让你和陆叔叔在一起的意思,不管怎么样我都尊重妈咪作出的选择,妈咪开心的,那我就开心的。”

    在听到这些话的那一刻,洛云初眼中的泪水再也忍受不住滴滴嗒嗒的往下掉了,伸出手抚摸着孩子的脑袋。

    如果可以的话,她宁愿繁星就像是其他的小孩一样,对自己任性,对自己耍脾气。

    “繁星,你以后能不能不要那么懂事了?你能不能考虑一下自己的感受?”

    繁星抬起了脑袋,眨了一双美丽的大眼睛“妈咪这不是懂事,这是站在别人的立场上考虑别人的感受,是尊重别人,更是爱你。”

    洛云初吸了吸鼻子,再也没有说话了,脸上换上了轻快的表情“你都好久没有吃妈咪做的红烧排骨了给你做怎么样?”

    洛繁星听到有红烧排骨可以吃,拍了拍小手高兴的跳了起来。

    这一夜两个人过得很是开心,至少,洛云初把萧冕臣的问题说了出来,没有压抑在心中。

    第二日,洛云初在厨房收拾的时候,这才想起自己买的菜,也已经差不多都吃完了,该出去买了。

    收拾好,洛云初一个人就出了门,没想到刚出小区门口的时候在门口碰到了一个熟悉爱到骨子并且恨到极点的人。

    “萧冕臣!”

    洛云初假装当做没有看见,直接走了过去,谁知擦肩而过的下一秒就被男人拉住了手。

    萧冕臣皱起了眉头看着洛云初看着自己一副陌生的样子,不由得心酸。

    “云初,你听我解释好吗?事情真的不是那样子的,我和安语瑶真的一点关系都没有,我……”

    洛云初听到安语瑶这个名字的时候只觉得一阵子的反感,连带着被拉住的那个袖子都觉得格外的脏。

    索性直接用力,简单粗暴地甩开了萧冕臣,伸出手拍到了一些白色的袖子,伸出手一个劲地拍打着袖子,眼神充满了厌恶。

    “萧总,没什么事情的话,麻烦你不要来找我了好吗?你这样倒贴真的很廉价,没有必要解释,你这样越解释只会让我误会的越深。”

    洛云初冷漠的看着萧冕臣“有些事情做了就是做了,没有办法挽回的,我接受不了那就是接受不了,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就先走了,毕竟我不像你,一个人可以同时陪着多数个人。”

    最后的那一句话就是裸的在嘲讽萧冕臣脚踏几只船。

    “云初,你就真的不打算听我解释吗?事情真的不是那样子的,在一起这么久,难道你连我是个什么样的人你都不知道吗?”

    以洛云初对萧冕臣的了解,他的确不像是会做出那样事情的人,可是自己都已经亲眼看到了,还有什么好不相信的。

    “云初,我们上去好好的说好吗?你想要的解释我全部都会给你的。”

    看着洛云初,萧冕臣本来还以为自己会有机会可以解释,谁知道下一秒却被人直接甩掉了双手。

    “萧冕臣,麻烦你自重一点好吗?喜欢别的人那就不要再来骚扰我了,麻烦你把钥匙还给我,以后我们两个人就不要再来往了,你不嫌脏,我自己都嫌脏。”

    洛云初厌恶的看着萧冕臣,伸手直接就把他腰间上的那串钥匙拿了过来,其中一个毫不犹豫直接转身离开了。

    可是事情远远没有那么容易就完了,在接下来的几天,洛云初每次一出门总是能够碰到萧冕臣。

    “云初,能听我好好说一说,彼此都已经冷静这么多天了,逃避并不是解决办法的最好决策,难道你就真的不爱我了吗?”

    “是啊,我就是不爱你了,不,是我爱不起,是我配不上你。”

    两个人一直纠缠,剪不断理还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