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拉格 > 其他小说 > 伯府庶女要翻天 > 第一百二十一章:惊
    这邀请婉仪的帖子,虽然是定安侯府三姑娘秦敏欣下的,可暗地里做主的却是她母亲,定安侯府正儿八经的世子夫人。(om)

    只因侯府的嫡长孙已经十六岁了,正是到了说亲的年龄。

    世子夫人为了给儿子择一个好姑娘,又不敢如同皇家一般,明目张胆地来。

    这才借着举办赏花会,打着女儿的名义,广邀贵女的。

    再说这秦敏欣是侯府世子的嫡女,因为面有两个疼爱她的哥哥,所以她在侯府里,一向都是横着走的。

    本来府里除了她,还有个大姑娘。

    可是这大姑娘最近定了亲,实在不好举办此类聚会,这才将主意打到了秦敏欣头。

    再说秦敏欣今天能叫婉仪过来,纯粹是听了她二哥秦明朗的怂恿。

    不过当她看到婉仪,居然还带着她庶姐来的时候,那脸当即就冷了下来。半点儿脸面都没给她们留,直接扭头就走了。

    徒留婉仪和杜芙在那里,尴尬不已。

    婉仪没想到,这侯府姑娘竟然如此随心意。

    不过脸皮一向堪比城墙的她,想着既然来了,就不能白跑一趟。

    是以她亲热地挽着杜芙的手,兴高采烈地在园子里地逛了起来。

    园子里菊花烂漫:

    有花蕊是白色的白菊,有黛紫色的紫菊,还有名贵的墨菊、复色菊,以及被称为帝女花的秋菊……。

    各种各样的菊花争奇斗艳。

    比菊花更精致靓丽的,是前来参加赏菊宴的女孩子们。

    今天来的女孩子,除了跟秦敏欣相好的女孩子外,其余的俱都是些十三到十五岁的女孩子。

    有些是秦敏欣不认识的,遇到这样的人,不合她眼缘,她一概不招呼。

    那些女孩子们虽然弄得面红耳赤的,但想起临行前长辈们的叮嘱,倒没有一个赌气离开的。

    因为婉仪和杜芙,从来没参加过这种聚会。

    是以,很快就有女孩子前打招呼:“咦?这两位妹妹,是哪个府的?”

    婉仪大方回应:“我是荫宁伯府的二姑娘,我叫杜婉仪。”

    婉仪才开口,那个身着百褶裙的女孩子,就惊呼起来:“天哪?你们竟然是荫宁伯府的姑娘!”

    她的声音说大不大,却招来了不少的贵女。

    大家都好奇地围拢了过来:

    “咦?三妹妹居然给荫宁伯府下帖子了?”

    “不会吧?就荫宁伯府的姑娘,怎么入得了三姑娘的眼?”

    ………

    “该不会是混水摸鱼混进来的吧?”

    这个头戴蝴蝶展翅金簪,身着石榴裙的女孩子一开口,众人就如同发现了新大陆一样,越发把杜芙和婉仪围得水泄不通的。

    婉仪无奈扶额,随即从怀里掏出请帖打开,举起来,原地转了一圈后,这才缓缓开了口:

    “我堂堂荫宁伯府的姑娘,即使再想攀龙附凤,又岂能做这种,不要脸面的事情?”

    她站在人群里,如同鹤立鸡群,面带着不容侵犯的威严。

    众人被她那突然迸发的气场,小小地威慑了一番,不由自主地后退了几步。

    那个石榴裙女孩,硬着头皮冷笑了一声:“听说荫宁伯府宠庶灭嫡,”说到这里,她突然眼前一亮:

    “喂,你们说说,眼前的这位姑娘,到底是庶姑娘,还是嫡姑娘?”

    众人一听,重新拾起好奇心,叽叽喳喳了起来。

    杜芙蹙眉望向那石榴裙女孩:“这位姑娘,请你不要抹黑我们荫宁伯府!”

    “去!”石榴裙女孩觉得自己,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不禁哈哈大笑起来。

    婉仪知道这事要是解释,只会越描越黑。她懒得跟她们废话,直接一拉杜芙:“走,咱们去别处逛去。”

    “不准走!”石榴裙女孩撅着嘴,挡在了婉仪和杜芙面前。

    杜芙冲着她淡淡一笑:“陈姑娘,俗话说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陈姑娘何必这样步步紧逼呢?”

    石榴裙女孩如同一只,意气高昂的大公鸡,哪会放跑手里的猎物:“怎么,这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荫宁伯府里的龌龊事,既然能做,为什么就不让人说了。”

    杜芙凑近那女孩子,淡淡问了一句:“令兄和令姐两人还好吧?”

    她声音虽小,可在那位陈姑娘耳里,却如同惊雷一般,瞬间就把她本就如雪般的小脸,炸得更加惨白。

    这位陈姑娘,正是陈首辅家的孙姑娘陈傲雪。

    辈子这位陈首辅家爆出的丑事,几乎生生地毁了陈首辅一家。

    虽然此事最后得以澄清,但是陈首辅家的声誉和尊严,是再也拾不起来了。

    算算时间,此时正是首辅家,丑事蓄势待发的时候。

    陈傲雪不知道眼前的这位姑娘,为何知道她家的事情?不知如何作答,一时愣在了那里。

    杜芙退后了一步,跟陈傲雪拉开距离,这才淡淡笑了笑:“陈姑娘,是不是可以让一下?”

    陈傲雪呆呆退到了一边,就那样看着眼前,如同这黄金菊般,灿烂的两个女孩子,从自己面前从容走过。

    “陈姐姐,你怎么啦?”有女孩子过来,拉了拉陈傲雪。

    陈傲雪这才回过神来,不禁冲到了杜芙面前,气急败坏地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杜芙扬起白净的脸蛋,有些得意地提醒她:“你放心,我不是长舌妇,不会说出去的。”

    她说完,用眼风扫了扫,后面跟来的贵女们。

    陈傲雪见此,只好闭了嘴。

    “喂!你们到底在说什么?”石榴裙女孩好奇地拉了拉陈傲雪。

    杜芙弯唇望向那女孩子:“凌姑娘,好奇害死猫!还请凌姑娘不要再问了。”

    “咦?你怎么知道我姓凌?”石榴裙女孩好奇地望向杜芙。

    杜芙平静笑了笑:“自从接到侯府的帖子后,我就把各位贵女都了解了一遍,就是避免到时出丑,让秦三姑娘难堪。再说我素来仰慕各位贵女的才名。那天恰巧无意中,瞻望到了凌姑娘的容颜,是以就记住了。”

    不待那女孩子说话,杜芙继续道:“凌姑娘,听说你跟你妹妹,特别擅长歌舞采莲曲,配合得可谓是天衣无缝。待会儿咱们姐妹俩可是有耳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