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拉格 > 科幻灵异 > 末日之深渊猎人 > 第一百一十八章 追逐
    现在该何去何从?竟然有人在偷听他们的谈话,虽然他们的谈话被听去并没有什么要紧,但这种被监视的情况就足以让人不寒而栗。(om)

    没有任何的犹豫,陆少贞扭头看了云黛汐一眼,当下他已经确定眼前这个女人压根就是当初的女友,只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变化如此巨大,可以说是判若两人。而且在云黛汐的身上定然隐藏着巨大的秘密,诸如她当年明明得了不治之症浑身脓包惨死,而且是在极度痛苦的陆少贞亲眼注视下下葬的,

    陆少贞显然不会怀疑自己的记忆出现差错,虽然已经发生的种种无不在呈现主体的盲目与局限这个现状,但是他还是以体制内的、保守的心态去以不变应万变,在扑朔迷离的局势中,贸然采取措施无异于自掘坟墓。

    这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这个问题犹如魔音灌耳般在陆少贞的脑海中单调循环,但是眼下还有更重要的事去做,那就是找到那个偷听他们谈话的身影,或许可以从他的身上发现什么秘密。

    或许你要说陆少贞这种抉择是荒谬的,在未探明情况的时候怎能如此草率的去追赶对这片地带很熟悉的“东西”?这明显是以己之短攻彼之长,尚未开始就注定了落败,但是若是换个角度来想,眼下最令人感到畏惧的难道不是云黛汐吗?

    起先陆少贞以为这个女人并非他的前女友从而只是将其当做心怀鬼胎的陌生人看待,可忽然得知这个陌生人竟然就是去世已久的女友,并且其纷繁复杂的反常举措争先恐后的抢夺他的视线,其中五味杂陈的感觉怕是很难细致丈量吧?

    此时云黛汐的面孔沉浸在明暗交际的光线下,呈现出迷离的情绪,仿佛是阴阳人,在陆少贞乍然觑见的情况下显得意味深长。

    陆少贞并没有想太多,他匆忙夺门而出往那黑影消失的楼道尽头以极高的速度跑去。

    就在他离开挂号室很久,云黛汐都没有动作,若是能够细致的观察她脸上的表情变化,就会发现仍然是那副面孔,仍然是那副表情,却不知为何此时的嘴角以及眼神竟多了抹隐晦的笑意。

    紧接着,就在她即将与黑暗融为一体的时候,她终于动了,脑袋微微扭过来,眼角带着鬼魅的笑意看向屋里,屋里那七八具被烧焦了的尸体微微晃动,似乎是感应到什么,他们的头颅皆是朝这边侧过来。

    路少贞迅速的跑到走廊的尽头,那种潮湿的腐朽之气充斥在他的鼻腔内,仿佛这所医院根本不是被大火烧毁的,而是被大水泡烂的。路少贞对此也不感觉奇怪,毕竟这么多年的风风雨雨肯定不断腐蚀着医院的墙体,尤其是在当时那个时代建筑技术没有那么发达的情况下,医院变得潮湿也不是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事。

    但是挂号室的那些文件完好存在,却是无论用什么说法都无法解释的状况,除非……那些文件是后放进去的。

    陆少贞微微的叹了口气,奔跑的过程中他感觉空气中流动的浓稠到宛如实质的异味扑面而来,就好像是在海浪的冲刷下前行似的。

    在走廊的尽头果然是楼梯,陆少贞喘息着从刹住惯性,紧接着他毫不犹豫的握着楼梯的铁质扶手往上爬。他抬头望去,只见无数层楼梯宛如迷宫无休止单循环迷宫般蜿蜒而上,而那个黑影正正好好超越陆少贞一个层级。

    楼梯的水泥台阶被磨的光滑,陆少贞踩在其上脑海中自然而然的想象到在上个世纪,这个楼梯不知道多少病人医生上上下下,那热闹的程度简直让人惊叹,可万物有分合盛衰,在一个世纪后的今天,唯有自己在为了某个说不清道不明的目的去追逐神秘的东西。

    就这样,两道铛铛的脚步声回响在这片空间中,追逐战如火如荼的上演,陆少贞自认为体力良好因此也对这场战斗的结果极具信心,然而那个东西的行进速度也不慢,它可能是看陆少贞的速度提升了,它的脚步也开始变得愈发密集起来。

    两种脚步声就像是合唱团的两个声部,混杂出惊心动魄的感觉,陆少贞一步当做两步,状态好的时候一跃而上能跳三级台阶,但是有三番五次因为楼梯台阶建造的粗制滥造以至于台阶面积不等,陆少贞险些摔倒,这极度遏制了他的速度。

    而就在他们跑了大约四层楼的时候,陆少贞忽然感觉脚下一滑,整个人向前扑过去,情急之中他作为舞者的敏捷起到了作用,他双臂用力撑住地面,双腿从空中甩过去,来了个前手翻,紧接着稳稳落地。

    什么鬼东西!陆少贞大感光火,眼见着就要追上那个东西了,却没想到滑倒了!这下定然失去了目标了!他懊恼的站直身子,向上望去。

    只见那团黑影正定定的站在楼上的位置,仿佛有双阴冷的眼睛正死死的盯着陆少贞的一举一动。

    哎呦呵!这个东西它竟然不跑了!怎么的,是看老子摔倒了等等老子不成?陆少贞有些不信邪,他眼睛下意识的朝着刚刚滑倒的地方觑去,只见模模糊糊间有着一团软弹的好像粘稠的粥般的东西放在那。

    这是什么?陆少贞没来得及细想,楼上的黑影脚步声再度响起!

    陆少贞顿时有种被戏弄的感觉,他撒开丫子往上追赶,可很快他就发觉有些不对劲!因为那个东西根本就不像是真正的逃命,而仿佛是吊着陆少贞般让他跟上来!

    还有这等事?陆少贞的心中忽然害怕起来,眼见着怎么都追不上,脚步不免放缓了,也就在这时他的脑海中忽然浮现出玛丽最后的提醒:“六楼不要上,没人能够从六楼活着回来。”

    冷汗在瞬间便哗哗而流,陆少贞彻底停住脚步,他心中暗暗思忱着、回忆着自己到底爬了多少层,最后发现自己是在第五层与第六层中间的转折处!

    而那个黑影正站在六楼冷冷的盯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