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拉格 > 玄幻小说 > 明月佳期 > 第二百八十章 明月佳期
    使已经知道那位小姐会以一品状元红为筹码来要求一但走出凝思园以后,卫央还是有点懊恼的抹了把脸,他在感情上可是一丝一毫的都不愿对佳期不忠,就算是假装的柔情蜜意也不行。那位小姐的做法算是踩到了他的雷点,惹得他不悦而出口伤人,这也是她自己要承担的后果。

    深深地吐了口气,卫央活动了一下脖子,还有二十坛的一品状元红没有着落,他还是继续再去努力吧。

    回到前边自己的住处,刚想歇口气吃点东西再出门,之前帮着那位小姐前来通报过的小厮又怯生生的敲了敲门走了进来嗫嚅着说道:“少官,二小姐回来了。”

    卫央略微愣了一下,放下手中手中的茶杯反问了一句:“二姐回来了?”问完这一句他忽然想到了什么,忽的又站起来朗声问道:“还有没有别的什么人随二姐一道回来的?”

    那小厮惊诧的瞪圆了眼睛,好像在说“你怎么知道的”?他连连点头答道:“有的有的,赫连家大少奶奶陪着二小姐一道回来的。”

    卫央闻言终于松了一大口气,他的脸上甚至隐藏不住的露出了一丝喜色,他急忙拿起手巾擦了擦嘴和手,然后丢下巾子就大步走向那个小厮:“还愣着干什么?快带我过去!”

    那小厮见卫央忽然心情大好的样子也暗自庆幸今天不算太倒霉,赶紧点头哈腰的急急脚走在前边带路,一直将卫央引到了卫家最为雅致的会客厅百馨居。

    卫央站在门边稍待了片刻,等到里边的小环打帘请他进去,他才整了整衣服昂首挺胸的大步走进了百馨居。

    这是卫央第一次见赫连家大少奶奶,虽然这个女子在空岚商界也是鼎鼎有名,被人称为是巾帼不让须眉的奇女子,但赫连家与卫家互为姻亲反而走动的不多。

    赫连家大少奶奶闺名齐玉致,原先是初云大木材商齐宗恒的长女,在初云的时候就已经女代父职将偌大地家业打理的井井有条,后来嫁进空岚赫连家以后更是不得了,先是一举为赫连家体弱多病的嫡长男生下了继承人,接着在赫连家大少的默许下开始接手赫连家的生意,现在不过短短几年间,竟然就硬是让赫连家超过了卫家,成为了空岚当仁不让地首席富豪。

    (好吧。我承认这是在给《锁春深》一文地女主做铺垫。==)

    卫央在第一眼看到那个沉静恬淡地女子时就心生好感。或许是她身上地气质与卫家大奶奶有相似地地方。也或许是她经商地手段很对卫央地脾性。在卫央甫一站定在百馨居地小客厅中时。这两人都从对方地眼里看到了欣赏地意味。

    “哎呀。央弟。怎么家里出了这么大地事也不跟二姐说一声?这也太见外了吧?”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此前地夏天实在太酷热。比之刚出嫁那会儿。迷花明显清瘦了不少。

    卫央收回视线看向迷花微微一笑:“实不是见外。而是怕姐姐过于担心忧虑又要闹头痛。上次给二姐送去地药丸吃了可有效?”

    听到卫央提到头痛。迷花脸上地笑容明显一僵。她不自觉地往齐玉致地方向瞥了一眼。然后才强笑着点点头:“有效地。央弟亲手配地药可是非常有效。我吃了几丸头痛症便全好了。”

    卫央怎么可能忽略迷花地这个小动作。不过他还是不动声色地笑笑继续说道:“那就好了。这下我就可以放心了。对了。这次怎么不见二姐夫与二姐一道回来?”

    迷花闻言脸色更加难看,连笑容都伪装不下去了,可当着齐玉致地面儿她又不好意思说出事情,只好绞着手中的巾子吞吞吐吐答道:“他……他……”

    “我相公这些日子身子骨爽利些,二弟便代劳陪着他到别苑休养去了,所以这次不曾陪得弟妹一道回来,还请少官见谅。”不待迷花编出借口,齐玉致先笑吟吟地帮她解了围,只是迷花好像并不领她的情,还怨怼地剜了她一眼,接着气呼呼的坐到旁边去不说话了。

    见今儿个的主角总算开口了,卫央也懒得再跟迷花打哈哈,上前一步对齐玉致抱拳略略打了个躬问候道:“不知赫连家大少奶奶亲自登门,有失远迎,还请见谅。”

    齐玉致回了个万福:“我没有行拜帖就贸贸然前来叨扰,才真的是失礼了,请少官有怪莫怪。”

    两人互相寒暄了几句,见双方都是利落爽快的人,卫央也就不客气的直接切入了主题:“赫连家大少奶奶此次前来应当不单单是陪我二姐回来省亲这么简单吧?想必您也已经听说了我们家遭到恶意重创一事,不知赫连家大少奶奶在此事上能否帮我们家一把?我不会说请您看在我们是姻亲的面子上或是找些什么借口,我更愿意以商人与商人的方式来与您商谈。”

    齐玉致赞赏的点了点头:“少官果然是明白人说痛快话,既然您已经挑明了说,那我也不藏着掖着了,没错,我正是因为此事前来,而且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您,我们赫连家的酒窖里还收藏着三十坛一品状元红,每一坛的年份都至少比你们今年新出窖的那些酒长个十年左右,用这些酒去上供,我想连皇上也应该挑不出什么瑕疵来。不过,虽然我们两家互为姻亲,可亲兄弟也要明算账,这酒我可不能白给你,三十坛酒换你们卫家南方的三个林场和一个港口,你干不干?”

    卫央哈哈一笑:“三十坛酒就要换走我们家三个林场和一个港口?赫连家大少奶奶果然名不虚传,谈生意的狠劲儿连商场老油条都甘拜下风。三十坛酒不定卫家的整个生意就被赫连家全吞并过去了,卫央这么做不啻于与虎谋皮。所以听了卫央的话,这次轮到齐玉致不言语了。

    整个百馨居有了片刻的沉默,两个旗鼓相当地对手短短的三言两语就交锋了数次,虽然卫央现在看起来还是一脸的轻松闲适,但事实上他已经紧张的手心都冒汗了。

    齐玉致不知道卫央提出这么一个危险的计划是有何用意,她定定的看着卫央半晌,心中已经猜测出了各种地情况,权衡利弊之下,她认为这个生意对于她对于赫连家都没有损失,所以她微微清了清嗓子又摆上了一副笑脸:“我实在想不出来我要以什么理由来拒绝你的这个提议,卫家少官,我只能说你果然是很敢想敢干,年轻人啊,呵呵,那就这么说定了。”

    她说着侧过脸去对身边地丫环低声吩咐了几句,那丫环就笑眯眯的走到卫央面前道了个万福说:“卫家少官,劳烦您调派几个家丁随我一道去搬酒吧。”

    卫央再次挑了下眉看向齐玉致,她就这么肯定自己会答应她地要求么?齐玉致像是猜到了他的问而回他一个自信满满地微笑,卫央吐了口气,果然还是她技高一筹啊。

    两年后,卫家在姻亲赫连家强有力的支持下再次登上了空岚南方霸主的位置,赫连家也因为在卫家的有效投资而稳坐空岚第一豪门的位置,只是这两年这两家也都发生了不好的事情,先是赫连家大少爷病逝,接着就是卫家少官不知所踪下落不明。

    原来卫央见卫家生意重新上了轨道就偷偷留书出走了,信中说此后卫家的家业全权交由三叔卫铠负责,他从此以后不会再回来卫家。

    看到卫央的留书,老夫人气的大病一场,从此身体一日不如一日,而卫铭倒没有什么表示,只是长叹了一声摇摇头就落寞的离开了,此后卫家又因为继承权的问题闹得不可开交,兄弟~墙大家来翻脸,让好不容易有了起色的卫家生意再次一落千丈,可惜这次再没有卫央力挽狂澜,于是卫家生意终于让赫连家一点一点蚕食坐大,赫连家在齐玉致的带领下称霸空岚商界指日可待。

    又一个乞巧节,微风郡的东市,花雨书局趁着这时候推出畅销言情写手精装合集签售会,让一众当家花旦从幕后走到幕前,竟然还引来了大批的铁杆粉丝到场支持,长长的人龙从东市排到了西市,把个东西大街挤了个满满当当。

    “哎哟,好痛啊。”正在玩抓鬼游戏的舒悠游没注意身后,一头撞在了路人的长腿上,直把她撞得两眼冒金星,鼻子额头酸痛不已。

    “没事吧?”冷冽但好听的男中音高高的响起,然后一个大手顺势扶住了舒悠游没让她摔个屁股儿。

    舒悠游揉着额头看上去,正对上一双狭长的丹凤眼,她眨了眨眼,然后花痴的捧颊梦幻道:“哇,你长的好好看,除了我爹和我舅舅,你是我见过最帅的人了,我要嫁给你当新娘子。”

    那人许是根本没想到现在的小孩子都这么早熟了,他哭笑不得的愣了一下还没表态,忽然有一个小肉球打斜里冲出来一头撞在了他身上:“不行!悠游她是我的娘子!不许你跟我抢。”

    一个不注意差点被那小肉球撞个趔趄,那人一把拎住小肉球的后脖领子将他提到身后,下一秒他就呆住了,花痴的小女孩也诧异的眨了眨眼,继续捧颊叹道:“耶?念央你跟这个叔叔长的好像哦!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居然跟长的这么好看的人很像的?”

    念央?狭长的凤眼危险的眯了一下,他轻轻将小肉球往上一抛,然后在小肉球的哇哇大叫声中将他稳稳地揽到了怀中,接着他蹲下身去用最亲切最有电力的笑容问花痴小美眉:“你说他叫念央?那你知道不知道他娘叫什么名字?现在在哪里?”

    舒悠游被强劲的电力迷得晕头转向,想也不想的就出卖了念央:“当然知道啊,念央的娘就是佳期小姨嘛,你看你看,她就在那里,那边,坐在中间那个就是。”

    顺着胖乎乎的手指看过去,卫央总算在人潮的尽头看到了那张朝思暮想了这么些年的面孔,他定定的在原地站了好一会儿,任由酸甜苦辣各种感觉轮番上阵,然而等那种种念头都一一闪过之后,他此刻最想做的却是马上抱紧她狠狠吻住她。

    正在排队等候签名的粉丝们忽然惊叫出声,许多女粉丝更是对于眼前发生的情景尖叫连连,守候在一旁的安银身形一动正想上去教训登徒子,皇甫唯一却一把拉住了他促狭的一笑:“安银,妨碍别人夫妻亲热的人,可是会被猪踢的哦。”

    安银愣了一下,看了看那对正当着上千人的面儿热吻的两人,他还是摸了摸鼻子站了回去,呃,被猪踢事小,要是被他家那只醋坛子母老虎知道了,只怕他就会有很长一段时间的苦日子要过了。

    小小的打了个哈欠,看了看那一双还在当亲嘴鱼的饥渴怨侣,皇甫唯一用手肘捅了捅安银轻声吩咐道:“我们家又要多一口人了,今儿个你去把念央抱来我们这边睡,果儿和奶娘让素怀安排好,然后……嘿嘿,我要去听墙角喽。”

    安银对于皇甫唯一的恶趣味真是彻底无语了,不过他眼角的余光瞄到正倚着门边微微笑的舒涤宸,就知道皇甫唯一今晚的墙角是听不成了……

    有道是:记得去年今夕,:r酒溪亭,淡月云来去。千里江山昨梦非,转眼秋光如许。青雀西来,娥报我,道佳期近矣。寄言:侣,莫负广寒沈醉。

    望明月,候佳期,有情人终成眷属,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全剧终)(,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idian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