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拉格 > 玄幻小说 > 明月佳期 > 第二百七十九章 元气大伤
    话说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卫家生意遭到重创~就传遍了微风郡,这世道总是好心帮忙的人少,落井下石的人多,那些个尚与卫家还有生意来往的商户纷纷在这当口提出退货或者终止双方合作契约,这种做法无对于已经元气大伤的卫家生意是雪上加霜。

    卫央现在忙的是一根蜡烛两头烧,家族生意到处起火,他每天当救火队员都快顾不过来了。卫家外表看起来是固若金汤牢不可破,但也架不住一锤子就夯到了根基上,让整个上层建筑都摇摇欲坠了。

    眼看着秋闱的日子一天一天临近,就是倾了整个卫家的全力,也才凑了十坛一品状元红,尚有二十坛的巨大缺口没办法堵上,为了这头等大事卫央几乎一月内跑遍了整个空岚,快马都跑死了好几匹,但以前有好处捞时就与卫铭称兄道弟的达官贵人们这会儿再见到卫家少当家可就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了,好一点的就闭门不见,缺德一点的还要当面对卫央冷嘲热讽一番,把个从来没受过这等轻视的卫央气的差点就要拔剑砍人了。

    卫铭卫铠也想尽办法到处托人关说,想要高价回收一品状元红,可惜银钱贴进去不少,就是什么事儿都没办法,都说国之将亡,妖孽尽出,看来这一个家族到了生死关头,也是啥跳梁小丑都跑出来了。

    这日卫央刚解决了两个偷了铺子里资产准备落跑的伙计回到卫府,外边的小厮就来通报说少奶奶求见,卫央的心情此刻正恶劣的无以复加,想也不想的就说不见,但小厮并没有就此离开,而是期期艾艾的似乎还有什么话想说,卫央冷冷的瞥了他一眼,那小厮只觉得一桶冰水从头淋到脚,赶紧继续把话说完了去:“那个,少奶奶说,她那儿还有十坛一品状元红,想请少官您过去尝尝。”

    卫央闻言倏地扭过脸去盯住那小厮,吓得那小厮两股战战都快哭出来了:“小、小的多嘴了,小地这便去回了少奶奶。”说着就要往外跑,卫央却冷冷的吐出冰碴子一样的话语:“慢着,你去跟她说,我稍后就去。”

    那小厮顿时如蒙大赦的点头哈腰应着“是”倒了出去,卫央略略想了一下,才暗骂了一声自己蠢材。

    因着空岚太子傅与大奶奶的娘家是姻亲,所以这每年一品状元红能出窖地时候,为了表示礼节,也为了能攀点关系,卫家每年往京里送御造品的时候,都会给太子傅家里送上十坛与敬上等级一样的一品状元红(当然为了怕别人抓住这一点说事儿,一向对外宣称的都是送的次一级地一品状元红)。只是卫央被太多事情忙晕了头,竟然连这么重要的一点都忘记了,真真是舍近求远。

    这新少奶奶是太子傅的掌上明珠,若是她肯向娘家开口求援,那么卫家地这个压力可就小了许多了。

    “墨竹,帮我更衣。”站在原地思索了片刻,卫央握了下拳头,准备前去会一会这个几乎要被自己遗忘了的“少奶奶”。

    不同于前几次地匆匆到访还剑拔弩张。这次卫央慢慢地走过长廊。看着眼前熟悉地屋舍。不由得又想起了小时候与佳期在这里一同生活地那段无忧无虑地时光。

    微风吹过。一朵不知名地粉白小花顺势飘到了卫央地面前。卫央一伸手接住了。放在鼻端轻轻一嗅。浅淡柔和地香味随即沁入鼻中。若有似无地微甜漾在鼻端。让卫央难得地舒展了一点眉头。

    “真像佳期身上地味道……”尚在口中已被咬碎地话语只有卫央一人能听见。将小花放在唇畔摩挲着。方才有一点光彩地眼又黯淡了下去。

    卫央略略仰起头看向湛蓝到没有一丝云彩地天空。虽然不知道佳期现在在哪里。但是他直到现在才真心地庆幸佳期此前已经离开了卫府。若是她现在还呆在这里。怕是也要为这一堆烂摊子焦头烂额吧?细数以前无数次地经验。好像每一次佳期在地时候都能化险为夷。说佳期是卫家地贵人还真是一点不错呢。但。总不能因为贵人二字。就将佳期永远地囚禁在这个冷冰冰地鸟笼里吧?有事情地时候就将佳期推到风口浪尖上。没事情地时候就嫌她挡路一脚把她踹开?

    “难怪你一直都不开心。我总算能体验到你地心情了。”几不可察地扬起了一点点唇角。将那朵小花珍而重之地放进了随身地香囊。卫央整了整衣服。大步走进了凝思园地主间。

    虽然已经过了午膳地时间。可那位新少奶奶还是布置了一大桌地好菜。桌上两个精巧地玉杯隐隐透出琥珀一般地光芒。卫央刚绕过那扇屏风就闻到了熟悉地味道。他微微挑了下眉。确实是一品状元红地香气。

    一身盛装的新少奶奶端坐在紫檀木桌旁,见着卫央进来她也没动,只是抬眼看了卫央一眼,不

    只有一眼,已经足够让她控制不住两颊绯红。

    “姑爷,我家小姐听说您这几日忙里忙外废寝忘食的,怕您劳累过度伤了身子,所以今儿个亲自下厨为您炖了一盅知母甲鱼汤,姑爷您快请坐,奴婢这就去给您端过来。”见卫央来了,奶娘圆胖的脸都快笑成团子了,她忙上前请了卫央入座,就亲自到另外一边去端了一个小汤盅进来放在卫央的面前。

    卫央也不推辞,拿起一旁的银汤匙就舀了一小勺汤水喝了下去,品味了一下,他放下汤勺向一直绷着脸的新少奶奶点了下头:“味道不错,辛苦了。”

    一句话就说的对面的少女面泛桃花,她含羞带怯的低下头去,嘴角忍不住一直往上翘去,于是她就没注意到卫央的嘴角却是往下撇了下。

    见着她这一头能压断脖子的珠翠和脸上厚重的胭脂,卫央已经不敢乱动筷了,她若是这副打扮炖的汤,脸上的粉都不知道掉了下去,思及此,有着小洁癖的卫央就忍不住皱眉头。

    既然膳是用不成了,卫央也懒得在这里多耗时间,他当下就开门见山的问道:“你这儿还有十坛一品状元红?”

    新少奶奶没等到其它地赞美,脸上多少带上了失望之情,她微微咳嗽一声清了清嗓子又坐正了身子,可两眼还是没胆儿直接对上卫央,只好一径盯着眼前的酒杯说道:“是的,而且这十坛酒是我爷爷一直精心存下来的,比之你们要敬上的那一批贡酒还要香醇些,不过,我爷爷地意思是,这十坛酒是你与我回去省亲的时候大宴宾客时才能喝的。”

    言下之意,就是要他跟她回去,扮演一个柔情蜜意怜香惜玉的郎君,然后才能得到那十坛酒当奖赏么?

    卫央就知道事情没这么简单。他垂下了长长的眼睫遮住精光四射地狭长眼眸,视线也定定的看着眼前那一杯犹如顶级蜂蜜般的美酒,没有开口。

    卫央地沉默让少女很是羞恼,她含怨带嗔的瞪了卫央一眼,轻轻咬住了下唇——他便是连在她家人面前假装一下都不可以么?这大半年来每逢家里人来信询问她与卫央之间如何,她都想尽办法编造些好话说他们很好,可天知道她每次在写完信以后,眼泪已经将信纸都全部沁透了。

    没办法,爱情里,先爱上的永远是输家。

    “我嫁进来都快一年了,还一次都没有回门过,我娘和我爷爷都来信问过好几次了,问我们什么时候才回去走一趟……我不是想在你这么忙的时候还提什么任性地要求,我只是,我只是太想家了,太想我的爹娘和爷爷了……”少女说到这里顿觉心中酸苦的无以复加,眼泪瞬间大颗大颗的掉了下来,卫央脸上还是一点表情都没有,整个人坐在那里就像是一尊雕像,少女注意到卫央冷冰冰的样子也不敢放声哭泣,哽咽了两声才抽了抽鼻子继续说道:“最近你们家的事情我也有所耳闻,所以我才更想让你与我一道回去省亲,我爷爷、我爹虽然不是位高权重,但在京里还算人面比较广,有他们出面,应该多少能帮上你们家一点忙。”

    卫央闻言却露出了一个讥讽地微笑,他总算抬起眼正视着对面的女孩,薄唇轻启,话语也再度失却了温度:“真是难为你有这份心了,但是请容我恕难从命。我不擅长演戏,也不擅长柔情蜜意,如果你想要在你地爹娘与爷爷面前展现一个听话又谦卑的贤婿,那么你根本就不该嫁进来。你是不是想着,若是我与你回去省亲,接受了你家地帮助,那么你就有恩与我卫家,而我念在这份恩情上就会待你一如我的妻?呵呵,可惜呐,我虽然是个商人,但是不会拿自己地感情来交易,记得我说过的话么?我的妻,从以前到现在只有一个,她叫佳期,不是你。”

    他说着就站了起来要走,但刚转身又停下了,他抿了抿唇,还是回头冷的看着那个珠泪横流、哭的花脸猫一样的少女说道:“若你也真的觉得自己是我卫家的人了,就不该下意识的还用‘你们家、我家’来划清界限,不过也没关系了,身为一个外人,你能这么为我家着想,凭着这一点,我该向你道谢。”

    轻轻颔首,若不是他脸上讥诮的神情太刺眼,他的话可信度应当更高。卫央这个冷心冷情冷血的家伙,丝毫不懂得怜香惜玉四个字生成怎生模样。

    绝情的掉头就走,顶着少奶奶名头的少女终于嚎啕大哭。

    s:今儿个光棍节哈貌似,哈哈哈哈,希望众多跟俺家央官儿一样还在光棍的赶紧找到自己的佳期哟~~~嗯,顺便透露,明天正式真的大结局哈~~撒花撒花~oye~~终于完了,抹泪~(,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idianc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