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拉格 > 科幻灵异 > 星际之星海无尽 > 第452章-千年的时光
    息绣和黎徴枫的话,它都知道了,没想到这俩竟然能说到一块去。(om)

    它以为隔着两百年就会有天堑鸿沟,但这俩隔着千年的时光,怎么都能想到还有说到一起。

    看来,什么样的气质就吸引什么样的人,和谁凑成圈是有一定道理的。

    默不作声的中枢智脑,看起来就和四喜平常一样。

    五元和七芒已经休眠,七芒战斗消耗了能量,这会暂时不想和其他人交流。

    五元是嫌麻烦。

    安维尔的智能机器人都太寡淡了,没脾气没性格,它不想与它们交流。

    卿三岁也识趣的休眠了。

    在别人的地盘上,还是先弄清楚情况,再出来蹦跶吧。

    三台机史无前例的第一次达成了共识。

    一行人进了大殿后,息绣和阿羡坐在一起,左边是京熹和卿之勋,右边是巫京漾的伴侣夏绿蒂。

    琉迦和巫京蓦在卿之勋的右边,中枢智脑乖乖坐在了息绣身后,还有黎徴枫。

    两台机器打算听一听巫家的人叙旧。

    巫京蓦看到这俩这样主动,也没奇怪,这俩的气场都太强大了,他估摸着肯定很有来历。

    “阿勋,我们可以这样称呼你吧。”琉迦和蔼的对他说道。

    “可以,他们都这样叫。”卿之勋很快调整了过来。

    “好,你可以叫我琉迦,叫他巫京蓦,我们没有那么多规矩,都是称呼名字的。”

    琉迦的声音很好听,息绣在一旁如听。

    琉迦问了卿之勋这些年的情况,着重问了婚姻状况。

    听到卿之勋还没有提交婚姻申请,有些诧异:“阿勋不想结伴侣吗?”

    卿之勋挑眉,这话怎么回呢,他的眼睛悄悄瞥了瞥息绣,发现她的心思根本没在这上面。

    不过,对琉迦是不能撒谎的。

    “已经在做计划了,等到这次危机结束,我就会提交申请。”

    息绣原本在吃安维尔这个季节新出的水果,听到卿之勋的话,拿水果的手停顿了一下,之后又自然的拿了起来,放进嘴里,一口咬碎,满口香甜~蜜~汁。

    她在心里嘟哝了一句:

    得是多倒霉才会和卿之勋匹配上?

    不过,卿之勋这种人间少有的“绝色”,光颜值,其实也不亏,就是难相处了些,可能也不太会关心人。

    黎徴枫和中枢智脑老神在在的听着,俩此时通过数据交流了一下,息绣如果听到估计会吐血。

    智脑:卿之勋这家伙,明显看上了息绣。

    黎帅:哦,你哪只眼睛分析出来的?

    智脑:切,你以为我是你这种万年王老五,不识情滋味?

    黎帅:那你倒是说说,我洗耳恭听。

    智脑:根据行为学,以及我的大量数据证明呀,你忘了,婚姻申请要向我提交,我来给他们匹配,就是通过数据计算,哼哼。

    黎帅:久了没在人间活动,忘了这茬了,那,他俩配不配?

    黎徴枫的卦之心被激了起来……

    智脑:卖个关子先。

    这家伙,就喜欢停顿在关键处,挠的得人心痒痒。

    智脑:我只能说,他俩的基因,组合起来绝对能生出天赋战士。

    黎帅:到哪种程度?

    智脑:不!告!诉!你!

    黎徴枫看着自己数据里的一连串符号,发觉五百年不见,这家伙喜欢上了用符号表达。

    不说就不说吧,反正,他现在什么都不多,就时间多。

    卿之勋的话,让琉迦很感兴趣:“那阿勋打算找个什么样的伴侣?”

    京熹差点就要脱口而出一句“息绣这样的”,还好忍住了。

    要不然搞砸了卿之勋的事,母子间的关系估计会走上一个极端。

    不要小瞧处于暗恋中的雄性,哪怕这个雄性是自己儿砸。

    “性格好,强大,漂亮的,有担当的女性。”卿之勋给了个大致的范围。

    “行,到时候记得跟我和巫京蓦说,给我们发照片。”

    琉迦笑眯眯的,自己的孩子真是哪哪都顺眼。

    这些家常话没有说太久,巫京蓦将话题直接带到了危机上。

    卿之勋把他们路上发生的事,原先的计划,以及最后的结果简单说了一遍,听得其他人都有些替他担心。

    “你说,秦家人将主意打到的息绣身上?”巫京蓦和琉迦都清楚息绣的身世。

    “是不是和联盟之前救下的那些天赋孩子有关?”巫京煦想到了这个。

    “是的,秦鸿钧想要息绣的基因以及痊愈后的抗体细胞。”

    “秦鸿钧是谁?”巫京慕不太明白他们都意思。

    “就是一直在主导这些事的幕后之人,永生机器人,制造生物,还有京熹的事,那种虫子的培育,都是这个人搞出来的。”

    阿羡咬牙切齿,真是从没遇到过这么可恨的人。

    夏绿蒂和尤莲一直在听。

    外面的信息她们接触得比较少,最近又一直在忙危机的事。

    阿羡说的那种虫子,巫京蓦和琉迦特意给她们传送了资料,所以大家对清楚的可能只有这件事。

    “那种虫子,我之前带人消灭了六颗人造星,后来没有再发现,不知道这个人是不是留了后手。”

    巫京煦按照规则,只找到了六颗人造星,没发现类似星球后,就带队伍回了安维尔。

    “肯定还有,他不会在一棵树上吊死,他的后招多着呢。”阿羡将他们回来路上做的分析,与巫家其他人讨论了一番。

    将这种虫子的特性,着重说了,划了重点。

    “它怕什么类型的武器?”夏绿蒂听到阿羡的说法,觉得他们要解决武器问题,可能会有好的结果。

    “可以说,没有什么武器能彻底杀死它,这东西的生命力太强悍了。”

    最有发言权的卿之勋,又详细说了这种虫子在战斗时的厉害之处。

    “你们当初是怎么把它们杀死的?”尤莲只要结果。

    卿之勋看向息绣,示意她做解答,因为主要功劳是她。

    “用了药剂减缓它们的繁殖速度,从而影响进食,一环套一环,最后和它们拼了精神力,才成功。”

    说起来简单,真正战斗才知不易,尤莲清楚这其中的轻描淡写,肯定有比这困难千倍的战斗经过。

    “你们都忘了说,这虫子还喜欢吃,什么都吃。”坐在息绣身后的黎徴枫忍不住开了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