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拉格 > 其他小说 > 名门第一闪婚 > 1626、请问,你喜欢吃小白菜吗
    “师姐,你喝点儿清酒吧。(om手机版)”

    他想了想,持起酒瓶,为季晓茹倒了一杯酒。

    “好啊。”

    季晓茹笑眯眯的,又看了他一眼:“不过,你怎么不跟你自己倒酒啊?我一个人喝有什么意思嘛。”

    “啊……我开车过来的。”

    袁青禾连忙解释道。

    “那有什么,我也是开车过来的啊!大不了待会儿叫代驾呗。”

    季晓茹无所谓地说。

    “嗯,好。”

    袁青禾乖巧地点点头,“既然师姐都这么说了,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季晓茹噗嗤一笑,心想,袁青禾说话真有意思,像个古代人,斯斯文文的。

    她还真没怎么碰见过袁青禾这样的男人。

    又或者说,像袁青禾这样的男孩。

    他真的很小啊。

    两人喝了两杯酒,仿佛变得熟络了些,说话也自在许多。

    季晓茹手撑着下巴,端着小酒盅瞧着袁青禾问:“大白菜,你几岁啊?我好像记得谁说你24岁来着,但也不是很确定,是24岁还是23岁来着?感觉你好小哦……”

    “师姐,我24岁了。”

    袁青禾皱了皱眉,很不喜欢季晓茹说他小似的,认真道:“我早就过了适婚年龄,一点也不小了。”

    虽然,他还是撒了一个小小的谎,他才刚刚过完23岁生日。

    不过,23岁的人,虚岁24岁,这也没错,也算不上骗人吧?

    “哦,你都24岁了呀?那虚岁就是25岁了,还好还好……”

    季晓茹嘻嘻一笑。

    袁青禾愣了下,倒是没想到季晓茹直接给他又“虚”上了。

    这一下就让他比实际年龄大了两岁。

    不过,他倒希望自己在对方眼中是25岁,因为这样显得比较成熟,不会那么稚嫩,被对方当成小男生。

    “我比你大好几岁呢。”

    季晓茹眯着眼,眼神迷离地望着袁青禾说:“我已经快要变成老女人啦,可你还这么嫩,真羡慕你呀。”

    “师姐,你哪儿老了?”

    袁青禾不赞同地说,“我觉得你看起来只有十八岁。”

    季晓茹笑了:“你这么说我还挺开心的,真的,但是吧,我知道我自己比你大好几岁,我都快奔三的人了,害,青春的小鸟一去不复还~”

    “大几岁又有什么。”

    袁青禾不满地嘀咕了一声。

    “你说什么?”

    季晓茹没听清,好奇地支起耳朵问。

    “没什么。”

    袁青禾朝季晓茹举了举杯:“师姐,我们喝酒吧。”

    “好啊。”

    季晓茹跟袁青禾碰了碰杯,心里挺舒服的,喝了点酒,也没那么紧张了。

    知道了袁青禾的确切年龄,想到自己比人家大五岁,心里难免又有种老牛吃嫩草的感觉。

    但这时因酒精的缘故,整个人乐陶陶的,好像也不太计较这些,撑着下巴瞧着灯光下一颗嫩生生的小白菜一样的袁青禾,季晓茹心里又想,这么好的小白菜,也不一定非得被自己拱了啊?

    实在不行,就当个弟弟也行,偶尔出来吃吃饭喝喝酒,不也挺好的么。

    袁青禾还真是个特别单纯的男孩子。

    她是喜欢人家,但是,好像也没喜欢到要和人家结婚,要对人家一辈子负责的地步。

    那万一,真跟人家在一起了,将来又想分手,想拍拍屁股走人,怎么办?

    这种纯情小白菜,看着跟没谈过恋爱似的,一旦认真了,怕是容易受伤的。

    她因为自己那点,想着要勾搭对方,今天出门甚至还特意穿了一件又纯又欲胸前的沟壑若隐若现的裙子——

    她可太坏了。

    万一人家小弟弟真的动了凡心,到时候她又自私的想抽身而逃,那可怎么办?

    袁叔叔不得恨死她啊?

    正瞎捉摸着,好像听见袁青禾说了一句什么。

    “嗯?你说啥?……我没听清,不好意思啊你再说一遍?”

    季晓茹抬眼看向袁青禾问。

    袁青禾脸颊红红的,应该是喝酒上脸了,这使他看起来更无辜可爱了。

    “我就是随便问问……师姐还没男朋友吧?”

    “师姐要是有男朋友就不会整天跟闺蜜泡在一起了。”

    季晓茹自嘲地一笑:“你看师姐像是有对象的人么?我有对象还跟你出来吃饭,那我不就是个坏女人了嘛?还是说你觉着我看起来像是那种一脚踏几船的女人?”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

    袁青禾连忙摆摆手,解释道:“我就是想确认一下……没别的意思。”

    说着,他又垂下长长的眼睫,低头自顾自地喝了一口酒。

    季晓茹也端起酒盅喝了一口,又拿起酒瓶给两人分别满上。

    奇了怪了,明明是约会,怎么成这样了?

    现在这气氛,倒真像是姐弟了。

    季晓茹有点儿郁闷,恋恋不舍地盯着袁青禾瞅了几眼,心想,难不成,这小白菜真不属于我?

    也罢也罢,反正,她对自己也没信心。

    而且姐弟恋什么的,还是挺难的。

    桌上的手机“嗡”的一响,低头一看,唐笑发来消息:“怎么样了?”

    “还成。”

    季晓茹回了一句。

    唐笑便没有再发消息过来。

    季晓茹心想,回去后要是笑笑知道自己最终还是放弃了这颗小白菜,估计又要恨铁不成钢了。

    说到底,还是自己怂吧。

    不喝酒的时候她看着袁青禾就紧张,就想在对方面前好好表现,努力抓住他。

    刚开始喝酒,有点儿兴奋,看着对方的眼神都是赤果果的。

    喝到现在,两瓶酒下肚,无端兴起一股子伤感。

    回想往事,唏嘘不止,又莫名感到疲惫,只觉得一切也就那样了。

    撕心裂肺的爱情她也不是没有过。

    山盟海誓她也有过。

    想和某个人白头偕老她也有过。

    为了某人的离开想要殉情她也不是没有过。

    因为不被爱而变得疯疯癫癫也不是没有过。

    发起疯来差点杀死某人而远走他乡也不是没有过。

    ……

    这些经历串成了她一事无成的前半生。

    过去种种,不堪回首。

    那些点点滴滴,也令人不敢回忆,不敢深究。

    人到了一定年龄就会明白,很多事情没有答案,也没有结果。

    过去了,就过去了。

    如果反复掂量,反复回想,最后痛苦悔恨的只能是自己。

    所以,年轻的时候,喝了酒只想肆意大笑,总觉得天下之大,还有无穷无尽的快乐等着自

    己去尝试。

    到了她这个年纪,既没有老到对一切彻底释怀,也没有年轻到无惧无畏,就这么不上不下的,难受得很。

    季晓茹低着头,叹了口气。

    “师姐,你为什么叹气?”

    袁青禾问。

    “我就是觉得……”

    季晓茹望着袁青禾,漂亮的大眼睛清亮亮的,好像波光粼粼的湖。

    “……年轻真好,像你这个年纪真好。”

    她也不想说这种老气横秋的话,可是喝酒一上头,就自己控制不住自己。

    “师姐,你很老吗?”

    袁青禾皱着眉说,“我不准你说你自己老。”

    季晓茹噗嗤一笑:“你不准我说我自己老,我就真的能变年轻吗?”

    “你本来就不老。”

    袁青禾认认真真地说:“你都还不到三十岁,凭什么说自己老。”

    “那我明年就三十岁了啊,明年我就老啦。”

    季晓茹瞧着袁青禾,好笑地说。

    “明年你也不老。”

    袁青禾喝了口酒,脸颊更红了,但那双小鹿眼也显得更加清澈了。

    “你的酒是不是都喝到了眼睛里啊?”

    季晓茹好奇地问。

    “嗯?”

    袁青禾眨眨眼,歪着头,像只小白菜成了精。

    “哈哈……”

    季晓茹忍不住笑了。

    “小白菜,你真可爱。”

    袁青禾皱眉,忍了半天,还是开口问道:“师姐,我刚刚就想问了,你为什么一直叫我小白菜啊?”

    “啊……我叫出口了吗?骚瑞……我居然把心里话也说出来了,哎呀我这破嘴……”

    季晓茹摇摇头,笑着拍了拍自己的嘴唇。

    “为什么呢师姐,我长得像一颗小白菜吗?”

    袁青禾一脸探究的表情。

    季晓茹笑眯眯地点点头:“是啊是啊,你可不就是一颗水嫩嫩的小白菜嘛。”

    袁青禾沉默了几秒,忽然笑了下,瞧着季晓茹问:“师姐是不是挺喜欢吃小白菜。”

    “……啊,啊?!”

    季晓茹陡然一个激灵。

    这……

    这……?!

    这要她说什么好呢……

    她是喜欢吃小白菜啊,可喜欢了。

    可她能当着人家的面儿承认么?

    她要承认了,这不等于坐实了自己是个老色批么。

    哪个男人会喜欢老色批啊?

    再说……她也还是要面子的好么。

    季晓茹猛掐了自己的大腿一把,努力使自己支棱起来。

    “小白菜挺好的啊,吃了不长胖,我最近减肥呢,所以大白菜小白菜胡萝卜白萝卜都会吃一点,呵呵呵……”

    她在餐桌前直起身子,露出矜持的微笑,假装自己是个温柔得体的淑女。

    袁青禾挑了下眉,小鹿眼轻轻一眯:“师姐,那天在停车场,我好像听见师姐说——”

    “啊?!对了,我还欠你一块钱!是吧哈哈,我都差点儿忘了这茬儿了,哎你等等,我包里装了硬币的,我找给你啊哈哈……”

    季晓茹打断袁青禾的话,低头飞快地开始翻包。

    袁青禾无奈地看着她,倒也没有继续说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