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拉格 > 其他小说 > 全才相婿 > 第188章 背叛师门
    车娜疑惑的表情还没退去,眼神就变得呆滞起来。(om手机版)

    越阳也立刻装傻充愣,大嘴张着,傻乎乎的样子。阴伏伶发出得意的笑声,此时才暴露她关注的重点,正是越阳。

    手捏越阳下巴,阴伏伶戏虐一笑,“这张小脸真是帅气,难怪连车娜都对你服服帖帖的。”

    越阳咧嘴一笑,阴伏伶鄙夷松开手,从一旁取出早已准备好的文件袋,里面是两份一样的合同,价值证明书!

    随后,这两份合同就推到了车娜跟前,此时她目光迷离,阴伏伶说什么,她就做什么。

    “在这里,签上字,就可以啦。”阴伏伶慈爱地抚摸着车娜头发,心里也许还有收徒的准备。

    在这种状态,自然也写不好字,但阴伏伶肯定能证明是车娜写的。

    这个女人十分狡猾,知道越阳鬼点子多,从始至终都没让他看到合同内容,但也为越阳提供了反击的好机会!

    化气散悄然释放,阴伏伶察觉到不对时已经晚了,斜着身子栽倒在沙发上,然后又滑到地面上。

    车娜直接趴到茶几上,咣当一声响,脑门先接触。

    越阳不紧不慢取过合同,冷冷笑了,这里标明了,夜明珠价值两个亿,嘉品拍卖行转账两亿进行抵押,并保证拍卖出去,因此可以拿走物品。

    两亿?越阳鄙夷一笑,阴伏伶有点强迫症,非得要把被骗走的那笔钱连本带息地要回去不可。

    将车娜刺醒,她揉着发胀的太阳穴愕然坐起,“刚才发生了什么?”

    越阳将过程讲了讲,车娜不敢相信,直到看到自己歪七扭八的签名,脸色都变了,破口大骂,“这个狠毒的女人疯了吗,一个破珠子要两亿?”

    随后,车娜将两份合同撕个粉碎,还是感觉后怕,看着地上的阴伏伶非常来气。

    “骗到我头上来了,越阳,怎么办?”车娜咬牙道。

    “揍她!”越阳毫不犹豫。

    “这是她家?”

    “是她先下毒的。”

    车娜气不过,展示出刁蛮女人的本色,照着阴伏伶就是一通胖揍。女人何必为难女人,往脸上揍得多,阴伏伶的脸都快涨成猪头了,恐怕后槽牙都松动好几个。

    “差不多了!”越阳说道。

    “我还没解气!”车娜接着打。

    越阳所说的差不多,是录像足够,车娜打累了,气喘吁吁住手。

    该回去了,车娜装作无意将水晶盒蹭到地上,里面的夜明珠滚出来,咔的一声,以后就会有真正的裂了。

    到了门口,越阳使用阴伏伶的遥控器一顿操作,只见四支小箭同时射出,两支扎在胸前,两支在屁股上。

    车娜又吓出一头冷汗,箭头是有毒的,因为阴伏伶挨打时都没有动弹,此刻却是身体抽搐,嘴冒白沫。

    “会不会死人?”车娜紧张问。

    “当然不会,但要遭罪。”越阳冷冷一笑,将那盆七彩花踢翻碾碎,随后开上车扬长而去。

    车娜中过毒,精神又高度紧张,此时有点萎靡,坐在副驾驶座叹声道“越阳,谢谢你,要不是你早有准备,我可能就会令公司蒙受了两亿损失。”

    “醒醒吧,那是你的签名,不平等条文,集团是不会认的。”越阳纠正道。

    车娜暗中翻白眼,只觉手腕疼痛,抬起来一看,自己乐了,“过瘾!越阳,我这算是伸张正义吧?”

    “何止!”越阳竖起大拇指,又夸赞道“还可以说是大义灭亲,背叛师门!”

    车娜笑容凝固,连忙问道“什么意思?”

    “阴伏伶可是南巫门老大的得意女弟子!”

    啊?

    车娜脸色惨白,这才意识到,自己闯祸了!

    “我,我并不知道实情!”

    “以下犯上,在南巫门是绝不会轻饶的。何况,你在师叔毫无还手之力的情况下暴揍一顿,她家的监控可是录得清楚着呢。”越阳嘿嘿坏笑。

    车娜脸色凝重,眼中升腾起浓浓的杀气,越阳早就知道,但没有提前告知,还怂恿自己去冒犯南巫门的重要成员!

    “越阳,天底下最恶毒的人莫过于你!”车娜恨透了他,挥舞着小手怒吼道。

    “你也好不到哪里去,受南巫门摆布,还来华京害人。”越阳鄙夷道。

    “还不是因为凌若寒体内有罕见的蛊虫,想要的可不只有我一个!那些道貌岸然的名门正派,对此也垂涎三尺,拥有它,便可以对付天底下任何的强者!”车娜脱口而出。

    紧急停车,越阳脸色冰寒,他知道蝁蛊虫最毒,但没想到却还有其它价值,被无数人惦记。

    车内气氛令人窒息,车娜气得胸脯起伏,内心也惶恐至极,因为此刻越阳脸色极为难看,五官扭曲,想要吃人。

    “车娜,南巫门不是正路门派,阴伏伶便是最好的例子。跟着他们混,没什么好结果。”越阳语气冷得像冰块。

    车娜却松口气,解释道“我对南巫门并不了解,只是平时跟邱必荣联系,他是里面的人。哎,阴伏伶确实是高人,我并没有察觉到她有修为,估计是隐藏了。”

    “不是南巫门的人,怎么却为它效命?”越阳追问。

    “但我是一名蛊女,凌若寒身上的蛊虫最为珍贵,我当然想要,这也是所有蛊女的心愿。”车娜直言道。

    “这回,也是你外婆授意你来的吧?”

    车娜愣了下,还是点点头,越阳没有深入车羽蝶这个话题,她在南巫门是有一定影响力的,看在她的面子上,上头也不会追究车娜的责任。

    “车娜,事到如今,你也回不了头了,以后跟着我混吧。”越阳说道。

    “什么条件?”车娜没好气反问。

    “物质世界的所有要求,我都可以让你满足。”越阳认真道。

    “你自己都是个上门女婿。”

    “你该清楚,我是守真门天云道长的关门弟子。”

    “我不喜欢别人威胁!”

    “给你时间慢慢考虑。”

    越阳也不着急,发动汽车返回,没有直接去往凌霄大厦,而是先回到凌府,取出那条半死不活的蛊虫,还给了车娜!

    确定就是那条跟自己心意相通的蛊虫,车娜几乎喜极而泣,感激道“越阳,谢谢你。”

    “这是我的诚意。车娜,南巫门约束你,只是为了利用。我当然也有私心,就是想请你和我一起保护小寒。”越阳诚恳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