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拉格 > 其他小说 > 宫墙枝 > 三百七十八章:下场
    “唤儿,你如今清誉受损,容貌也被毁了,你不给大公子当妾,出去外头谁敢要你,以后怎么安身?”宋娴云继续温柔劝道。(♀手机版om)

    唤儿则是连连摇头,咬着下唇,使劲磕头,不一会,额头就磕得红肿。

    姜昀这时开口道:“嫂嫂有所不知,这唤儿本就早早被家人许配了亲事的,原打算期满就回家与她表哥成亲。如今虽突然遭小人算计,但也没失了身子,虽毁了容貌,想必与她打小青梅竹马的表哥也不会嫌弃。况且今日这事只有我们府中的人知晓,今日的事又实在荒唐,只要不传出去,谁敢乱嚼舌根。到时唤儿期满出府,我自然会给她一笔嫁妆,弥补她今日平白无故受的这遭罪。就不知道唤儿你是否愿意了。”

    “愿意,愿意,奴婢愿意!只要不当妾,不让家中老父老母蒙羞,唤儿愿意!”唤儿哭的梨花带雨。

    唤儿怎么不知,她今日拂了姜彦勤的面子,要是落到姜彦勤手中,自己怎么横死的都没人知晓。

    这时唤儿已经跪到姜昀跟前,抬起头,胳膊脸上都是被藤条抽打的血痕。

    “也罢,那昀丫头你就领回去,好好教导。今日要是没什么事就都回去吧。”姜佑安冷冷道。

    姜昀起身福了福身子,苏桃和于妈妈低身扶起唤儿。

    姜昀起身时冷薄的看着姜彦勤,随后将敛了敛目光,朝自己院子走去。

    秀兰被一路拖去柴房,一路上衣裳被磨破了,皮肤落在石子上刮破,嘴被绑着,口中凄惨呜呜声叫。

    甘露看见,浑身发寒,对上苏桃目光时更是打了一个寒颤,浑身起了疙瘩。

    苏桃扶着半边脸颊都是血的唤儿回清泽院。待回到院中,于妈妈用温毛巾擦干唤儿脸颊上的血渍,亲自替唤儿将破烂的衣服换了下来。

    “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于妈妈听唤儿疼的嘶嘶声,轻声问道。

    唤儿啜泣连连,哭了一通才哽咽的把事情是始发缘由以及过程说了一遍。

    说完后又抽泣起来,哭的甚是可怜心疼。一旁听着苏桃宽慰了几句唤儿。

    苏桃安慰完唤儿,又一旁骂道:

    “大公子平日里仪表堂堂一副正人君子的做派,虽知道他是装出来的。原以为他只是城府深沉,手段毒辣,但实在想不到私底下竟然是这种龌龊轻薄的人!枉他还高中入榜,这么多年的书都读进狗肚子里头去了。”

    “苏桃姐姐,不是说这大公子是中了合欢香才……”唤儿惊讶睁大泪眸。

    “难不成,大公子没中合欢香。”

    苏桃点头,也算是默认,“什么合欢香,不过是老夫人给他一个台阶下罢了。

    今日出了这种事,要不是小姐出面护着你,你怎能有幸捡回一条命。就连你被严妈妈拖出去审问,也是小姐提前打点好的,你受的也是皮肉之苦,伤不到筋骨。

    你别瞧那秀兰没有皮开肉绽就觉得吃的苦比你少,她那是不伤皮肉伤了骨头的。

    审她那婆子是出名的手段毒辣,经她手的丫鬟,不死也得落下一身残疾。还有合欢香一档事,也算是小姐替你出了这脸色这一道伤口的恶气。”

    于妈妈一旁用帕子细细清理唤儿伤口,唤儿吸了吸鼻子。

    “下手真重,可见她是个狠辣的人。”苏桃拧眉看了一眼那伤口。

    “秀兰这丫鬟,小姐早说过她心思不正,不过想到是西梧院的人,横竖不祸害咋们院里,也就没多说。

    没想到她在西梧院作威作福惯了,不知天高地厚,还敢得罪我们院,也该她落得这下场!”

    正在此时,门外一丫鬟端着两瓶药,还有几贴药进来:

    “这是小姐让我拿来过来给唤儿用的消疤金疮药。小姐说唤儿这次流这么多血,又浑身是伤,让人去找郎中开了药,煎好药喝了就不疼了。”

    唤儿心底感激涕零,最感激的还是于妈妈。要不是于妈妈的面子,想必也不能得姜昀这般护着。

    于妈妈待唤儿极好,于妈妈喜欢唤儿,不仅是因唤儿性子乖巧懂事,说话也温柔,是个规矩本分的人,更多是因唤儿长得像极了于妈妈的女儿。

    虽自己女儿年幼就被自己丈夫卖进别的府里当丫鬟,但于妈妈后来也是偷偷去瞧过的。

    只是后来,自己女儿也跟唤儿遭了一样的厄运,被活活给折磨死了。

    整整一日,于妈妈寡言少语,给唤儿换了药喂了粥,才回了姜昀屋里头。

    姜昀半椅在榻上,微闭双眸,略显疲惫。

    于妈妈悄声进入,姜昀闭眼“唤儿伤得如何?”

    于妈妈慢慢靠近:“涂了小姐送去的金疮药,喝了药。想必没什么大碍。”

    于妈妈看姜昀有些头疼:“小姐,今日的事,是老奴给小姐添麻烦了,”

    姜昀睁开眼睛:“不麻烦,你也知昨日露橘又来了信,方面的事大哥迟早会知晓,也不在乎多了今日这这桩事。”

    说起露橘,于妈妈也面露难色“这露橘改名换姓,也不知藏在哪,老奴最怕她无所顾忌,把小姐牵扯进去,让小姐给她挡刀子。留着也是个祸害。”

    姜昀几不可闻叹了一声:“都是当年太过心软。如今走一步算一步,一个露橘,我也不信她能翻天不成。”

    姜彦勤被姜佑安留下训斥一通,回到院里看见宋娴云,把气都撒在宋娴云身上。

    秀兰关在柴房一日,次日响午,衣衫不整,目光涣散还剩半口气的秀兰被小厮架着被拖出了府门。

    严妈妈去宋娴云那拿了秀兰的身契把身契交给一个三十多岁的长得十分猥琐的男子手中。

    严妈妈把人叫来,点醒一通,那日的事情也没有人敢乱嚼舌根。

    转眼过了几日,唤儿脸上还缠着面纱,面色苍白,小身板看起来很是羸弱。

    自那日以后宋娴云倒是再也没来姜昀院中,差人送了两回糕点,后面也没再送过来了。

    宋娴云这一下没了两个贴身丫鬟,西梧院的人都传她不祥,宋娴云听了后,日日愁眉苦脸,脸上是没有半点笑意。

    再过一日,宋娴云说是身子不适,原以为是被吓着了。请了郎中来把脉才得知有了两个月的身孕。

    沉郁了几日姜家听得到一消息又开始热闹起来。

    姜老夫人更是眉开眼笑,让严妈妈送了一堆上等的滋补用品去西梧院里,吩咐严妈妈要厨房日日燕窝炖着来养。

    宋娴云有了身孕,柳氏得知心里也是不满。见甘露去请叶婼婼过来一趟,谁知甘露将姜彦祈也请来了。

    柳氏旁敲侧击几句,一一被姜彦祈驳了回来,柳氏被自己儿子活生生气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