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拉格 > 穿越小说 > 猛卒 > 第七百五十章 田宅开发
    李安想了想道:“长安无人居住破房子虽然多,但分布很零散,周围住的都是底层百姓,修官宅不太好,一个是降低了官员的身份,其次这些房宅的主人很多都不在长安,找他们买地不容易,不如换个地方,比如汉长安城,土地基本上是官府所有,修建官宅耗钱不多。(om)”

    一句话提醒了郭宋,自己居然把汉长安城这么大片的土地忘记了,他当即立断道:“那就在汉长安城,这个活你们接不接?”

    张雷和李安对望一眼,两人眼中都露出兴奋之色,他们之前替郭宋买官宅,对长安各地的田宅情况了如指掌,他们知道汉长城都是用来安置流民,流民被赶去河西后,汉长安城的大部分地方都荒废下来,到处是大片破草屋,甚至是长满野草的荒地,土地很便宜,稍微给官府一点钱就能买下来。

    长安人也不屑于去汉长安城买地造房,名声太差,住在那里实在丢面子,但如果那里摇身变成了官宅聚集地,就不一样了,地价肯定会大涨,如果自己能多屯一点土地,那是要发大财啊!

    “我们干!”

    两人异口同声,这确实是一桩大买卖,他们怎么能拒之门外。

    “要接的话,后天一早来晋王府签约,建造的时间有限制的,房宅的品质有要求的,要砖瓦房,你们明白吗?”

    “我们明白,反正我们造完后,在本钱上面加三成净利,这样大家都清清爽爽。”

    次日一早,郭宋来到了晋王府官房,记室参军温邈抱着一堆文书过来,郭宋望着桌上厚厚一堆文书直皱眉头,“这些都要我来批准?”

    “不!不!殿下误会了,这最近几个月所有发生的重要事情,大部分都处理了,需要殿下处理的,一共只有十五件,卑职只是想让殿下过目。”

    “这些文书可有汇总目录?”

    “有!卑职已经制作好了,放在最上面。”

    “好吧!我先看一看,有问题再找你。”

    “卑职告退!”

    温邈正要退下,郭宋想起一事,把他叫住了。

    “还有一件事,你要立刻处理。”

    郭宋取出一份他自己手写的契约,递给温邈,“这份契约是关于修建官宅的,你拿给曹令台和杜司马看一看,需要完善的地方他们可以补充,没有问题就正式抄写一式两份,明天一早张东主和李东主要来签约。”

    “卑职现在就去。”

    温邈接过契约匆匆走了。

    郭宋随手拿起文书上面的内容索引目录,细细看了起来。

    他临走时,把关中事务托给了曹万年和杜佑,大小事情都由他们二人商量着办,如果问题重大,他们拿不定,可以等自己回来再说。

    曹万年跟随自己多年,知道自己的做事风格,他能够按照自己的想法去考虑事情,而杜佑曾是朝廷的尚书右丞,主管吏、户、礼三部,政务经验十分丰富,两人配合得很默契。

    郭宋对其中一份很有兴趣,是云阳县县令赵钧提出的一份申请报告,云阳县要求彻底清查奴隶黑户,这份报告曹万年和杜佑都批示,留待晋王殿下批准。

    事实上,郭宋去年就开始在河东废除贱籍,强令各大庄园释放奴隶,增加人口,但河东除贱废奴令并没有深化,只是浅尝则止,各州县官府还是有大量官奴,城内大户人家都有奴婢。

    唯一成功的就是贱籍被废除,大量倚靠豪门的贱户有了自己的户籍,另外娼户、乐户、军户、匠户等等特殊户籍都被废除,统一编为民户。

    但奴隶在官府连贱籍都不是,废除贱籍自然就和他们无关。

    比如说,夫妻二人原本是平民,被迫卖身成为奴隶,官府平民册中就除掉了他们的名字,把他们名字登记在奴隶册,同时立下身契,这还算好的,至少在官府统计时能查到他们的名字。

    还有一种情况,这对夫妻生下的孩子也是主人的奴隶,如果主人不去官府备案,这个孩子在官府就没有任何记录了,这就叫奴隶黑户,这样的奴隶在现实生活中大量存在,他们人身没有任何保障,就和牲畜一样,很多人一辈子在庄园中种田,直到死去。

    其实在奴隶这件事上,宋朝就做得很好,宋朝没有奴隶,大家都是平民,商品经济高度发达,人口流动很大,土地兼并的情况也不严重。

    原因很简单,兼并了大量土地,却没有奴隶替他耕种,如果交给佃户耕种,而佃户交的租不多,田税还要自己承担,也很不合算,还不如投资商业,赚得更多一点。

    唐朝之所以土地兼并成风,很大程度上就和蓄奴制度有关,郭宋也希望能够像宋朝一样废除蓄奴制,但这个需要时间,一步一步来,很多改革都是水到渠成,比如奴隶不能买卖,必须支付工钱,不准人身伤害等等,等奴隶变得徒有虚名时,废除它就水到渠成了。

    所以云阳县提出彻底清查奴隶黑户,郭宋很感兴趣,这就是很好的第一步,一旦云阳县成功,就在可以在各地进行推广,这种奴隶黑户转为明奴抵触不会太大,毕竟转为明奴还是奴隶,只是需要去官府登记,让官府能够摸清自己辖地的真实人数。

    郭宋把这份报告取了出来,放到一边,明天他要去云阳县实地看了一看。

    这时,一名从事在门口道:“启禀殿下,杜司马求见!”

    郭宋点点头,“请他进来!”

    杜司马就是杜佑,他正式被封为晋王府左司马,晋王府原来的司马是张谦逸,郭宋又将司马分为左右司马,这样一来,左司马杜佑,右司马张谦逸,长史潘辽,如果再加上肃政台令曹万年,肃政台使薛长寿,白虎堂主判刘梓,天策府长史张裘安,这七人实际上就组成了郭宋的政事堂军政班子。

    现在杜佑和曹万年一起,负责协助郭宋清除朱泚在关中和长安遗留的种种弊端,理清各种关系脉络,为晋王府和天策府迁到长安做准备。

    杜佑匆匆走进了房间,躬身行礼,“参见使君!”

    “杜司马这段时间辛苦了,请坐!”

    郭宋很客气地请杜佑坐下,又让茶童上茶,杜佑笑道:“这段时间确实很忙,但觉得很充实,把以前乱七八糟的事情都慢慢扭转过来,心中痛快得很。”

    “土地再分配解决了?”

    “基本上解决了,我分给各县,然后军方协助,我派出的人负责监督,可以说不接受也要接受,还好,阻力比我想象的要小得多,主要是那些通过各种关系多占田的人,如果不接受,那就一律没收,什么都得不到,杀了十几个人后,其他都老老实实接受了。”

    郭宋点点头,他认可杜佑的方式,不拿出点霹雳手段,一味讲道理是没有效果的。

    “农村是耕地,城内却是宅子,宅子清理得如何了?”

    杜佑躬身道:“宅子比耕地容易得多,我们朱泚主政关中期间的宅契变更全部找出来,剔除合法交易的,剩下全部作废,勒令占房者搬走,整个十二月份就把这个问题解决了,涉及关中各地数千座宅子。”

    “问题是怎么知道哪些是合法交易呢?”郭宋好奇地问道。

    杜佑微微笑道:“其实也简单,合法交易一定要交税的,没有交税,当然不合法,如果本身是你情我愿的交易,买卖双方可以补交税,使交易变得合法。”

    “这里面难道一点问题都没有?”郭宋问道。

    杜佑沉吟一下道:“确实有一些问题,主要涉及官宅私卖,朱泚任命的官员将官宅卖了,卖得的钱进入个人腰囊。”

    “那这种情况你们是怎么处置的?”郭宋追问道。

    “这种事情也要一分为二,如果是极为低廉的价格卖给他的亲朋好友,这个没得说,一律没收,如果是正常价格卖给商人或者其他大户人家,而且这个官员私贪的钱已被我们没收,这种情况下,我们是退回七成房钱,把宅子收回来,本身买官宅就有风险,他们既然敢买,就必须承担三成的损失。”

    “他们没有怨言?”

    “怎么会没有怨言,但我告诉他们,这已经很厚道了,从前朝廷处置这种情况,一文钱不退,损失都是他们的,如果他们还不满意,那大家就撕破脸皮,一文钱不退,你要想迁去成都,就去好了,结果所有人都老老实实签字接受了。”

    郭宋大笑,“杜司马还是很有魄力嘛!”

    “殿下过奖了,很多事情都是逼出来,不快刀斩乱麻,就会遗祸无穷。”

    “杜司马还有别的什么事情吗?”

    杜佑点点头,“卑职还有两件十分重要的事情要向殿下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