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拉格 > 都市小说 > 朝花夕食 > 第146章 希希传书
    “啊,不用,不用!我只是想要羊毛。(om手机版)”

    “傻孩子,把皮上的毛剃下来,不就是你要的羊毛了?”

    林语安:“不一样的。”

    程蓉蓉微微蹙眉,“哪里不一样?”

    不都是羊毛吗?

    难道从活羊身上剃下来的,会有什么特别?

    她回想了一下,随即打了个冷颤。

    估计只有味道会特别膻。

    林语安看苏鑫刚才的模样,应该已想到其中的关键了,只是现在她不想出风头。

    她转头抱着程蓉蓉的手臂,笑着说:“刚才是我说错啦,其实都一样,剃完的皮还能拿来做靴子,蓉姐姐要送我多少张呀?”

    “放心,还有十几张呢,够你填被子过个暖冬的。”随后她脸红的呢喃道:“有多的还可以给若晨哥哥。”

    林语安笑眯眯的点头:“嗯,嗯!”

    由于希希还要跟她爹爹说硬糕的事,林语安和程蓉蓉就先回去了。

    程蓉蓉回去后,第一时间让人回京城拿羊皮。

    另一边。

    周家的一行人先去了庄子,吴氏要去学按摩手法,而齐嘉译也要安排孩子们的学习。

    当吴大娘见到吴氏后,整个人愣住了。

    “是…是大姑娘吗?”

    吴氏听到她这么喊,也是一怔,“您是?”

    “我是大姑娘西凤山庄子,吴管事吴东的女儿。”

    “啊,我想起来了,当年您还跟你娘来帮我收拾过药材。”认出眼前的人后,吴氏心中满是感慨,“没想到一转眼就这么多年了。”

    吴家当年也是御医世家,只是后继无人而没落了。

    许久没见的两人,开始回忆当年吴家的景况,让人唏嘘不已。

    说起这些事,吴大娘感慨道:“要不夫人让人教了我接生的技术,我家儿媳和孙子可能就没有了。”

    吴氏笑着说:“能学以致用就好。”

    随后两人开始学习纠正胎位的按摩手法。

    尽管接生的技术是从吴家学来的,但吴大娘教给吴氏的很多手法,却是她在这些年自己琢磨出来的。

    看到她这样毫无保留的教授自己,吴氏暗暗记下这一份情谊。

    回城的路上,吴氏不住感叹世事莫测。

    谁想到当年她母亲一时的善举,最后会恩泽到周媛娘的身上。

    “妹夫呀,既然你当年真正的恩人是方婶的媳妇,那就应该把恩回报到她身上才对,有没有找过那人,知道她现在哪里吗?”

    齐嘉译:“听说他们家的事后,我就请朋友帮忙找过,但是那家赌坊在五年前就没了,桂嫂子也没了踪影。”

    吴氏微微皱眉,“怎么会这样?”

    “我已请朋友帮忙留意桂嫂子的消息了。”

    “唉,也只能这样,对了,把那位桂嫂子的资料也给我一份,到时让老爷派人帮忙查。”

    “是。”

    林府。

    等希希从苏家回来后,林语安旁敲侧击的问着,她身上那些毒怎么样了,胡大夫有没有说什么。

    希希歪着头想了会,“没有,五天没见了。”

    “这样啊。”

    尽管听到希希的回答,但林语安心中仍是不安。

    她脑海里不断回闪着苏鑫,和胡青两人今天的表情,总觉得有什么事在瞒着大家。

    可是他们不告诉希希,应该是不想她知道。

    如果自己再去问他们,希希一定会跟着的,要怎样才能避开她问这件事呢?

    林语安一直想着这件事,到用晚膳时都没想出办法。

    这时程蓉蓉派回京城的人,带了十几张的羊皮回来,同时还有一封程金宝写给女儿的信。

    信?

    对啊,可以写信!

    林语安敲了敲自己的脑袋,为什么没早点想到呢?!

    “希希,你去青禾整理羊皮好不好?”

    “嗯!”

    等希希离开,林语安就快速的写了一封信。

    经过一番刻意的锻炼,她现在用毛笔写字,已经不输前世用签字笔写字的速度了。

    在希希收拾好回来后,林语安已经把信放入信封,并封好口了。

    林语安看了看时间,刚用完晚膳还算早,她笑着问:“希希,你能帮我把封信送去给你爹爹吗?”

    希希迟疑了一会。

    “爹爹出去,追不上。”

    “啊,出去了?”

    希希点头,“嗯,去买咩咩的毛。”

    林语安哑然无语。

    没想到居然是她的锅,不过苏鑫的行动力也太强了吧?

    “拿给哥哥!”

    林语安还没来得及拒绝,希希就火急火燎的拿着信跑出去了。

    ……算了。

    这事问苏云笙也一样。

    程蓉蓉看完程金宝给她的信,转身就发现少了个人。

    “希希呢?”

    “去送信了。”

    “啊?”

    林语安:“蓉姐姐,程叔叔的信里有提到泓清表哥吗?”

    云泓清跟着程金宝离开后,就再也没回来,甚至连体型跟他很像的阿恒,后来也被人带着了。

    林语安猜测他们也许在谋划什么。

    但林若晨只跟她说不用担心,别的什么就没有提了。

    “这个还真有,爹爹说你表哥和阿恒都在他身边,还帮了很多忙,所以不用担心。”

    青禾终于听到自己哥哥的消息,也松了一口气。

    没过多久,希希就笑眯眯拿着一封信回来,“呐,希希传书!”

    林语安和程蓉蓉都忍不住笑了。

    “嗯嗯,我们希希是最厉害的传书人。”林语安还趁希希不注意,捏了捏她的小脸。

    “不要!”

    希希棒着脸躲在程蓉蓉身后。

    三人笑闹了一会,希希就指着信让林语安看,“快看,哥哥说有趣!”

    “有趣?是有趣的事吗?”

    程蓉蓉也跟着起哄让林语安看信。

    其实林语安是想等她们睡了再看的,现在被这样催促着,她只好把信拆开。

    信的一开头就回答了她的疑问。

    说是有了新的解毒方法,只是还不能确定效果,所以才没说出来。

    看到这个,林语安悄悄松了口气。

    “咦?”

    看着,看着她露出哭笑不得的表情。

    程蓉蓉:“怎么了?”

    林语安扬着信说:“阿笙哥哥写了这些天京城里的传闻。”

    “那三个大嘴巴?”

    “嗯,还有宁王世子。”

    “呃……不能人…道那事吗?都是旧闻了呀。”程蓉蓉疑惑道:“这些没必要特意写信说吧?”

    “是他们的下文。”

    程蓉蓉一脸好奇地问:“是什么?”

    希希也睁大眼睛看着林语安。

    “那两件事搅合在一起了,宁王妃派人去林府求亲,想让赵雨菲给世子冲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