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拉格 > 穿越小说 > 左明天下 > 第两百零五章 发难
    鲲鹏不停的打着响鼻,喘着粗气,不时狠狠踢着马蹄。(网)

    鲲鹏明显是感到两人带给他的危险,不时的躁动,提着蹄子,想要逃离。

    但是那两人显然也是个中高手,很是知道如何驯马,鲲鹏被他们牵着,训着,想要逃离,却是不行。

    再则,鲲鹏也知道张九言就在这里,自然也就不会真的想走。

    其中一人不停的轻轻拍打着鲲鹏,高兴道:“大哥,没想到这鸟不拉屎的地方,还有这宝贝,今天我们哥俩算是走运了。”

    “哈哈哈,,,”

    那个被唤作大哥的人极为高兴得意,大笑数声,道:“本来还以为这趟下山来,是一趟苦差事,现在看,咱们是要走运了。”

    摸着鲲鹏这浑身顺滑柔软的毛发,两人都是眼睛放光,一脸激动模样。

    这被叫做大哥的人,名叫马金山,看样子三十五六。另一人名叫邓林,要年轻的多,二十三四。

    此时两人都是不敢相信自己的意外收获,都只以为自己看花了眼。

    不怪他们如此,实乃是对于他们来说,惊喜来的实在是太过突然。

    要知道在古时候,那不管在哪个朝代,马都是个绝对的奢侈品,人人羡慕。

    特别是像鲲鹏这样的骏马,宝马,那更加是价值不菲,随随便便拿出去,那也是几百两上千两银子,

    真要是有那马中赤兔一般的宝马,那更加是价值连城,不可估量。

    得意一阵,那马金山脸色突然变得严肃无比,只听他说道:“这么好的马,怎么可能身边没人?”

    邓林听了,也是反应过来,四下张望。

    要说别的东西也许有人不要,给丢了,但是这宝马良驹,自古以来没听说过不要的。

    现在这么一匹好马留在这里,那不用问,他的主人也一定就在附近。

    依着经验,估计他的主人十有**是半夜上茅房去了,要不然,没这好事。

    两人对视一眼,都是从对方眼神里面看出了意思,不用说,这宝马的主人是一定要干掉的。

    能够有这好马的人,那一定是有身家的,说不得又能有那意外收获。

    马金山低声说道:“把马拴好,我们悄悄躲起来,等那人回来,我们再。”

    马金山对着自己的喉咙,做出一个割喉的手势。

    邓林点了点头,而后小心翼翼地把鲲鹏的缰绳,拴在了一根柱子上,然后和马金山一道,各自躲在角落里,借助杂物,隐藏起来。

    他们的一言一行,都是被张九言看在眼里,此时又见他们一左一右的躲在两边角落,张九言心中冷笑,

    张九言心说小样,敢来抢我的马,找死。

    心里,张九言已经是把这两人判了死刑,但是毕竟这两人那一看也是刀口上舔血的,大意不得。

    张九言不论何时,永远都记得一句话,轻视敌人,那就是自杀。

    所以张九言并没有选择第一时间出来,而是选择让他们先出来。

    于是张九言又是收了收身子,靠在神像背后,嘴角露出冷笑,心说我倒要看看,我们谁先忍不住?

    三个人就这样躲在那里,张九言背靠神像,地方足够,又是居高临下,不怕被马金山和邓林两人发现,自是轻松。

    但却是苦了那马金山和邓林两人,他们各自缩着身子,躲在角落里,只希望等到张九言进来的时候,可以来个突然袭击。

    哪知道在角落里蹲了半天,也不见人进来。

    没人进来,这不合常理。

    但这都是次要的,主要的是蹲的久了,又不能乱动,不能发出声响,他们的腰都快要累断了。

    两个人不时的反手按压后腰,累得呲牙裂嘴,偏偏不能说话,怎的一个“苦”字道的尽。

    张九言将他们的可怜模样都是看在眼里,心中一阵鄙视,

    张九言心说:小样,这才刚刚开始,我倒要看看你们有多大本事,老子就算是陪你们耗到明年去,我也耗的起。

    好半天的没动静,最后还是那马金山第一个受不了了,没办法,年纪大了,腰不中用。

    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婆娘,他婆娘对此有没有意见。

    累得腰痛,脸都变形了的马金山,慢慢的,轻轻的站了起来,好一会愣是挺不直腰杆。

    马金山嘴里骂道:“别藏了,估计那小子是死外面去了。”

    邓林也是比他好不了多少,也是一下站不起来,腰都要累断节来

    如此好的机会,张九言怎会放过?

    只见张九言眼中精芒一闪,迅如闪电,一下从神像高台跃下。整个身子都是向那年纪小的邓林扑去。

    于此同时,张九言的短刀匕首,也是紧紧的握在手里,刀尖,正是对准那邓林心窝胸膛。

    张九言的这突然发难,真可谓是出人意料,迅猛无比,谁能想到在这里待了半天,神像后面还能有人?

    邓林自是没有半分准备,只感觉自己眼前出现一个黑影,还不待他有所动作,张九言的短刀匕首就已经是深深的一刀捅进了他的心窝

    “啊”,

    一声凄厉无比的惨叫,在这个寂静无声的夜晚,显得是那样的阴森恐怖,陡然听见,令人毛骨悚然。

    邓林不可思议的看着如鬼魅一般突然出现的张九言,直到那钻心刺骨的疼痛在全身弥漫开来,才是将他唤醒。

    不顾一切,邓林就是想要挣脱。

    但是张九言的匕首可是刺进了他的心窝,他的每一个微小的不能再微小的动作,都足以使他疼痛的撕心裂肺。

    一击得手,自是形势大好,不过张九言依然是不敢怠慢,手里的匕首狠狠在邓林心窝一搅,最后猛地拔出。

    “啊,”

    “啊,”

    “啊,”,,,

    邓林被这巨大无比的痛苦,疼的几欲脑袋崩裂,紧紧捂住自己的心窝,用力的按压,但是这疼痛的感觉还是不曾减少一分。

    相反,他只感到自己的气力在飞快的流逝,脸色越来越苍白,

    最后站立不稳,瘫在地上,不住的抽搐,鲜血喷涌,不多时,便是气绝身亡。